常德保卫战打到一半的时候,由于第57师死战不退,日寇伤亡急剧上升,主攻的第116师团长岩永旺有点抗不住了,跟顶头上司横山勇商量,能否给余程万的部队留个口子突围。第11军司令官忽然想起来读过中国兵法的“围城必阙”,亦知岩永旺师团必有难言之隐,居然就同意了,这是侵华日军攻城作战中破天荒的记录。

街垒战和巷战的区别(为什么说巷战是最难打的战斗?)

街垒战和巷战的区别(为什么说巷战是最难打的战斗?)

街垒战和巷战的区别(为什么说巷战是最难打的战斗?)

街垒战和巷战的区别(为什么说巷战是最难打的战斗?)

(喋血孤城剧照)

街垒战和巷战的区别(为什么说巷战是最难打的战斗?)

街垒战和巷战的区别(为什么说巷战是最难打的战斗?)

可惜余程万一点都不领情,只是安排几百名重伤员从日军故意卖出的破绽南门撤出,第57师将士继续血拼不止,这下岩永旺无奈了,只能督师猛攻。其实鬼子是很怕打巷战的,他们的装备与训练优势很难得到发挥,又不能完全依靠火力覆盖。

街垒战和巷战的区别(为什么说巷战是最难打的战斗?)

在此之前的城市保卫战中,虽然许多国军将领高喊巷战到底,然而一旦城破后便即崩溃逃出,所以每当日军陷城之日,战斗实际已经结束。不过在1943年10月的常德,黄埔一期的余程万是来真的了,因为他接到的命令是不许撤退,面对30000多攻城日军,8000虎贲只能坚守到底。

常德城与后来的衡阳不同,城外没有多少可供作为防御支撑点的山地,大部分战斗是在城内进行,日军突破城垣后双方主要打的就是巷战。战前,第57师将所有木制房屋抽去板壁、所有砖墙全部凿通,条条巷子串通,每个窗口和大小门都垒上沙包。即便是黑濑平一大佐的133联队从北门蜂拥而入时,中国士兵还在朝麻袋里装土,加固街头上的战斗工事。

第57师善守,早在1941年上高战役时就得到印证,也是“虎贲”称号的得因。面对冲进城的鬼子,他们没有惊慌失措,反而冷静的令人不寒而栗。中日两军随即开始对每一个街口和每一栋房屋展开反复争夺,由于建筑被完全打通没有防御死角,日军只能以逐屋占领的方式向前推进,伤亡激增。

(岩永旺剧照)

通常情况下,日军战场伤亡比例为伤三死一,个别情况下达到伤五死一,而在常德这个比例达到了一比一,足见巷战之残酷。日军每推进几十米就要倒下一批,根据第11军老兵森金千秋在《常德:幻的重庆攻略》书中的记述,日军在巷战中每前进10米,付出的代价是平均死亡4个、负伤3个,第57师士兵在近战对射中几乎人人成为狙击手,“抗日铁军”的训练水平不是盖的。

岩永旺见状,下达了两个命令,第一是命令炮兵联队将大口径加农炮运进城来,直接轰击拿不下来的建筑;第二是下令火烧常德街市,不给57师官兵留下藏身之所,于是常德全城火光与杀声四起。由于中方援军推进迟缓,能够给余程万助战的只有中美混合航空团的轰炸机,但仗打到后来,双方部队已纠缠在一起,炸弹也不能投了。

日军116师团的前锋黑濑联队突入城垣是1943年11月28日凌晨,该师团完全占领常德是12月3日上午,亦即残酷的巷战整整打了五天,常德城已彻底是断壁残垣。由于制空权易手,占领常德城的日军遭到肆无忌惮的轰炸,因此大部队未及扫荡便撤了出来,由此300多57师官兵在废墟中得以存活,成为蒋介石战后扣押余程万的重要原因。

自然,第57师同样伤亡巨大,余程万不得不把所有的运输兵、担架兵编入战斗部队,300多名没有炮弹的炮兵也成为了步兵,师部机关的军官全部顶到一线,战至最后,留下来的40多名警察和师部杂役也填了进去。虎贲师军官伤亡已达到95%,重武器损失90%以上,而当横山勇无耻地下令使用毒气弹的时候,第57师的最后时刻来临了。

1943年11月30日夜,余程万给第六战区代司令长官孙连仲发去决别电:“弹尽、援绝、人无、城已破,职率副师长、师附、政治部主任、参谋部主任死守中央银行,各团长划分区域,各扼守一屋,作最后抵抗,誓死为止,并祝胜利,74军万岁!”

一寸山河一寸血,余师长的电文壮怀激烈,这是8000虎贲最后的怒吼。

(余程万将军)

为了给第57师留下点种子,在所有剩余军官的苦劝下,余程万率200多人于12月3日凌晨2时突围,第169团上校团长柴新意则带领残兵继续抵抗,柴团长在肉搏战中英勇牺牲。

此战日军伤亡逾万,战死联队长两名、大队长四名以及大批战斗骨干,第116师团一度失去战斗力,当“中国派遣军总司令部”要求已经撤退的第11军重占常德的命令下达时,司令官横山勇居然抗命不遵,充分说明日军确是伤亡惨重强弩之末。

1943年12月7日,余程万率领援军新编第11师的一个团和几十名57师部下,光复常德。

(战后的常德)

喜欢研究抗日战争史的答友可以关注我,还有很多军史文章可供阅读和探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