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网

你遇到过哪些“赤裸裸暴露人性”的事情?

作者 : 垃圾分类网 发布时间: 2021-11-30 4 人阅读

有一户人家,有俩个儿子一姑娘,大儿子到了结婚的年龄,父母给他托人找了一个贤惠的老婆,这媳妇儿简直好的不得了了,对公婆孝顺有加,每天做饭,洗衣服,都是亲力亲为,给小姑子打毛衣,给小叔子做鞋垫,与左邻右舍的人都相处的十分融洽。

大家都无比羡慕的说:“你们这是积了什么大德呀?娶了这么好的儿媳妇了?”公公婆婆笑笑不说话,大儿子眼一瞪,“好什么好?她要不干活娶她回来干什么?”

姑娘撅着嘴,说:“嫂子太抠!她的那件羊毛衫我早就想穿了,她就是不点头。哼,以后我要买件比那好看好多倍的,摸都不让她摸一下!等着吧!”

二儿子头也不抬,“要说我这个嫂子,气人处可多了,你说早上迷瞪个回笼觉吧,她在你耳边嘚嘚嘚嘚的,弄得你心烦的不得了!哥,我今天给你提个醒,她要再这样子,小心我骂她啊,别到时候说你弟我不懂事啊!”

“嗨,你就是打她,我都不带管的,我早恨她牙根里了,也不知道爹妈咋想的,非得让我娶她,她哪那儿好啊?”大儿子竟说到新婚的媳妇儿,一肚子的牢骚比一旁的弟妹都多的多。

公公婆婆也耷眉拉眼的,一脸的晦暗,不住嘴的咂舌:“看上去还算不错的,谁知道这进门来,就知道做饭,做饭,大屁都不嘣一个!闷葫芦一个啊!看见了就心里堵的难受。”

“爹,娘,你们都在家啊,这晚上咱们吃什么啊?我来做,您们说就行……”

这大儿媳挑着一担水晃晃悠悠进了院门,看到一家子都在院里坐着,来不及擦额头上的汗水,忙着招呼道。

“能吃什么呀?还不都是顿顿玉米面吗!让你做,能做出个玉米花来吗?”小姑子白她一眼,没好气的哼道。

小叔子接茬了,“我说嫂子,你到底会不会做饭啊?怎么顿顿都是玉米面糊糊,玉米面窝头,……我都吃恶心了……”

婆婆也嫌弃的皱眉头,“你呀你呀,咋就这么愚呢?就不会做点儿别的?换换口味?呆呆笨笨的,算什么样子……”

大儿媳呆了,她停下脚步,放下担子,转身看看一家人的脸色都不怎么好看,不清楚这是为了什么,怯生生的问:“那,您说,咱们咋吃呢?吃什么呀?”

“你个笨货,就不知道做顿玉米块垒吗?真是猪脑子!”

婆婆忽的一声暴喝,吓的她浑身一抖,从来没见婆婆发这么大的脾气,是有人惹她生气了吧?自己可不招惹无关的事情,她忙连声应着,把扁担放肩头,挑水进屋了。

大伙儿看不下去了,说:“你们媳妇儿刚才好像哭了,都掉眼泪了,别是生气了吧?”

“她那是尿水长,想流就流,关不上闸门!也就是咱们这样的人,不计较别的,随她去就得了,要是那讲究的人家,你个小丫头片子,动不动就泪水涟涟的,咋的?你这哭丧着脸给谁看了?好好的人家的风水也让你给弄坏了……”公公吧嗒着嘴角的烟头,一副深明大义的绝然表情,让大伙儿有点儿尴尬了,生怕再呆下去要惹事了,忙找借口告辞。

背后却传来大儿子恶狠狠的声音:““她这是欠揍!我再捣她一顿就老实了””

二儿子:“哥,哥,你打的时候把嘴捂上,我可不想听她那乌鸦嗓子号丧……”

姑娘:“哥,得想办法不让她出声,不然咱妈还得过去拉架,多没意思啊,”

大儿子:“妈,你这回就别管,看我不把她收拾老实了,让她东不敢西!”

公公说,“可别混着来,小心出了事!”

婆婆阴笑着:“没事儿,给她点颜色,让她以后学着乖点儿,是好事儿。”

……

眨眼间,二儿子的媳妇儿也进了门。

“出去,出去!你要再不滚我就死给你看!”二儿媳手里的剪刀尖对着自己的胸口,披散着头发,声嘶力竭的怒吼。

二儿子惶恐的点头哈腰,一个劲儿的表示自己立马就滚,只求姑奶奶放下手里的剪刀,万一真伤着了,心疼的可是他呀!

“少来这套!老娘才不信你个骷颅头的鬼话呢!现在,有多远滚多远!别让我看见你,要不然,还是一口不吃!看你能怎么样!”

“好好好,我滚,我马上就滚!求你好歹吃点儿吧,这小脸都瘦了,有事儿说事儿,咱千万别折磨自己呀……”

“滚……”

“哎”二儿子灰溜溜的出来了,身后的屋门铛的一声摔上了!

门口悄悄探消息的姑娘跟着心里一颤,二儿子一眼看见妹妹还在偷看偷听,心里所有的憋气都撒欢她身上了

,一把拖到院子里,脱下鞋子就招呼,“我让你偷听,我让你偷听,谁让你偷听了?说!”

慌的俩父母忙把他们俩拉到屋里,压着声音恨铁不成钢,“你们两个干嘛呀?还嫌事情不够麻烦呀?闹什么闹!”

姑娘哭着说,:“二哥欺负人,他不敢打二嫂,就知道拿我撒气!”

二儿子:“告诉你,再让我碰见你偷听,我活剁了你”

姑娘:“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不就是怕别人知道你都给人家下跪了,人家都不带睁眼看你的!”

二儿子吼:“你!我的事儿少管!”

婆婆叫了起来:“真的?哎呦,你说说,当初让你娶个脾性好的,偏不?就看中这个漂亮了,你心爱的不得了了,这可好了,都跪了也不行,这咋办呀?”

一旁沉默的公公问:“那啥,同房了没有?一直没有让你碰吗?”

“哎呦,爹,咋啥都问呢?”二儿子挠挠头皮,羞涩的笑了,眼睛里却满是喜悦和回忆。

他爹敲他脑门:“娶媳妇为啥!不就是生孩子嘛!”

二儿子一挺胸脯:“放心,你就等着抱大孙子吧!虽然难缠点儿,可是我的菜!就是喜欢她那泼辣的样儿!”

他妈看他那神气样,笑着说:“得,年轻气盛嘛!只要养了孩子,就好了,慢慢熬吧。该忍让就忍让着点儿,别老是这样子鸡飞狗跳的,我这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蹿出来了……”

“知道了,妈,没事儿,她就这样人,过一会儿有什么事都没有了,好的很呢!”

“嗷。那把那只下蛋鸡杀了吧,给她吃了,消消脾气吧!”

“好哩!还是我妈您好哇!”他把头伸出屋外喊:“哎,嫂子听见没有?把那只下蛋鸡杀了吧!给你弟媳妇儿好好补补。麻利点儿,快点儿,啊!……哎呦,把你那小丫头片子扔一边去,哭哭哭,整天就知道哭,谁家孩子像你的一样啊!就跟你了,丧门星!”

“妈,我要吃一个大腿。”姑娘听说要杀鸡,俩眼冒光,一下子感觉身上一点儿也不疼了。

“行行行。一整只呢,不就一条腿吗?”当妈的给她拍了拍身上的鞋底印,

“不行!得等你二嫂吃剩下了,你才可以吃,别瞪我,谁知道她是要吃大腿呢还是胸脯呢……”

“哼!”姑娘怒冲冲的跑出了屋。

一眼看见大嫂子正在院子里逮鸡,停下脚步皱着眉头叱道:“你看你那笨样?连只鸡都抓不住!活该你天生没鸡吃的命!”

一句话说的大儿媳泪珠扑簌簌的掉下来,背上的孩子也被吓哭了,小姑子一把扯下孩子抱在怀里,“好好的孩子都被你带坏了,看看,这眼睛啊鼻子啊哪一点儿不是跟我一模一样?有你点儿影子没?还当妈呢!”

晚上,当一切收拾完毕,一只香喷喷的鸡先由二儿媳吃,端进屋里吃饱了吃好了剩下的才由二儿子端出来一家子才动筷子,大儿媳只是夹了一块小的给孩子嗦味儿,她自己连口汤也轮不上。

也许是心里的委屈憋的太多太久了,也许是觉着同样是媳妇儿,自己累死累活伺候一家子,还被冷言冷语的攻击着,人家弟媳一家子都当菩萨一样供着,还整天的摔盆打碗。反正,大儿媳心里有了涟漪,在自个屋里,大儿子还向往常一样,要媳妇儿给倒洗脚水,大儿媳头也没回,说:“累了困了,身上疼的不行,自己倒吧!”

“你是背山了还是刨地了累什么呀累?是有几天没捶你,你皮痒痒了吧?”大儿子在咆哮。

大儿媳反驳:“你就会儿打我,打我,!看看人家弟媳妇儿,二弟连个手指头都舍不得动……”

“你能和人家比吗?也不瞧瞧自己啥模样?告诉你,也就是我,换做别人早就把你轰出去了!”一个耳光连着这句话一起甩给了大儿媳,她啐着嘴里的血丝,说:“不用你轰,我自己走”

转身就融入茫茫夜色中。她深一脚浅一脚,一路上哭哭啼啼,担惊受怕,终于在天快亮时赶到了娘家。

她那老娘起来倒尿盆,开门却看见她蜷缩在门口打哆嗦,一把拉进屋子里,气急败坏的低吼:“你干什么呀?跑回来干什么?你就不怕有样学样,你的嫂子弟媳也有点儿事儿情就跑,有点儿事儿情就跑,那人家还过得成吗?赶紧的,趁她们还没起来,快回吧,”

老娘也顾不上问问她到底受了什么委屈,就忙着找了一件自己的厚衣服,给她披上,让她咋来的还咋回去。

她心如死灰,踉跄着脚步,又一步一步的按来时的路悄悄的走了。只是她不知道,她的同样懦弱的老娘,远远的在一路尾随着她,直到看着她推开院门跨了进去,才满是沧桑的脸上挂着俩行浑浊的老泪,踏上了归途……

她一进院子,全家都炸了锅,都怪她大清早的不做饭还学会离家出走了,翅膀硬了?有本事别回来啊?回来干什么啊?她那愣头青丈夫冲过来就是俩嘴巴子:“跑啊,跑啊,谁让你回来的?丢人现眼的东西!”

二儿媳的门哗啦打开了,二儿媳像个旋风一样冲过来,一把推开大儿子,拉起大儿媳就跑回了屋里。锁死门。一家子一下子静下来了,四周只有猪在圈子里哼哼唧唧的,因为没人喂它,它肚子饿的挠心吧。

二儿媳的门一天都没打开,全家人都围在门口恳求着,让她开门,让她出来吃点儿东西,怕她上火了,身体受不了。二儿媳就是不开,隔着门,她向全家人提要求,以后不许欺负嫂子,尤其大哥,不能说打就打。女人不是你娶回来就是打的。

大儿子隔着门缝给弟媳陪不是:“那她不能和你比,她那人不打不行啊,你多好啊,谁也不会打你啊?你不要怕,是我没小心,把你吓着了!”

“我是为嫂子不平,她多好的人,给你们一家子当牛做马,你们还骂她,动手打她,有良心没?她没进门的时候,她的活是谁干的?她进门以后,还干过吗?你有本事,那你娶她干嘛!咋不娶个明星回来供着啊?你不是没那实力吗?你还嫌弃她呢?咋不尿泡尿照照你自己,除了她谁会跟你啊?”

“弟妹,别这么说你大哥,他是男人,男人都好面子,你这么说,他还咋见人呢?”大儿媳央求弟媳了。

“嫂子,他都打你了,把你不当人看了。你还向着他说话?”二儿媳看着眼睛红肿,脸上指头印青紫,头发散乱着的妯娌,不确定的问。

“那又怎么样?我不向着他向着谁?我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

“你,我也是看着你可怜,每天忙里忙外的,这家人也就你是个好人,没想到你也不开窍。”

“不,弟妹,我心里感谢你,只有你肯为我说句公道话,可是,我不能连累你,好不容易有个能降住全家的人,别因为我毁了你的影响,至于,我这辈子就这命了,我也认命了……”

“你!嫂子!”

“没事儿,几个嘴巴子死不了人,我还有孩子要照看呢!没听到她哭的嗓子都哑了吗?我,我得去给她喂奶去了。”

大儿媳的坚定让二儿媳没了话说,悻悻的打开门,大儿媳走了出去,她一副视死如归的模样,只要打不死我,我就要去看孩子,给她奶吃。

破天荒的,一家子都鸦雀无声,眼睁睁的看着大儿媳走进了自己的屋子,顷刻间,传来了孩子的嬉闹声。

大儿子摇摇头,垂头丧气的也回到了屋里,却久久的没说一句话。

这场风波就算过去了,谁的心里都是波涛汹涌,谁的脸上都是阴晴不定,但谁的嘴上都没说出什么。

日子在继续,大儿媳依旧干许多繁重的活,只是再没人在耳边鸹噪她了。二儿媳依旧动不动就和二儿子发脾气,二儿子却乐此不疲,把哄老婆开心当成了最重要的事。小姑子没多久,也找了个人家出嫁了。院子里也算有了少见的安宁和祥和吧。

人们都说,这就是赤裸裸的人性吧,明明是一家的人,看见大儿媳像狼一样,一家人都想过去撕咬几口;看见二儿媳,又变成了软绵绵的山羊,任人家宰割还不敢动弹。

都是娶来的媳妇儿,干嘛要如此对待呢?

欺软怕硬的主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