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资金被挪用、分类运输处理得不到保证、回收激励制度有待完善……昨天下午,广州市副市长谢晓丹汇报垃圾分类处理工作进展时毫不护短。对此,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张桂芳表示,垃圾分类是个小事,解决不好,垃圾围城就是大事。尽管垃圾分类要取得根本改变还需要比较长的一段时间,但他对垃圾分类的推广前景表示乐观。
  

  问题1

  垃圾分类经费有待增加

  “现在居民所用的垃圾袋是免费提供的,分类垃圾奖励资金来源于各级财政拨款。如果一旦停止拨款,担心很多居民积极性会受到损伤。”黄埔鱼珠街居民代表张淑华的意见代表了很多基层群众和基层干部的看法。

  “据反映,个别区、县级市不仅没有配套垃圾分类经费,甚至还挪用市政府下发至每个街道的垃圾分类专项经费。
  ”昨天下午,谢晓丹向市人大常委会汇报时点出这个问题,但他没有透露是哪些区市。随后,市城管委总工程师鲍伦军补充说,从去年8月1日开始,市政府开始把各区核算过的定额垃圾处理经费划拨到区财政,各区按照实际垃圾量向市里交垃圾处理费,超过定额部分要自掏腰包。
  “但有的区今年头9个月一分钱没交,我们催交时说是财政困难。具体挪用到哪里去了,我不好断定”。

  但谢晓丹最后也请市人大对政府的垃圾分类处理工作年度财政预算给予更多的支持,确保全市垃圾分类宣传、设施建设和管理的经费投入。对此,张桂芳表示,垃圾分类投入总体偏低,新的财政年度应适度增加。
  “有钱不一定能把事办好,但没钱一定办不好”。

  问题2

  存在垃圾混合集运问题

  谢晓丹昨天承认,目前存在环卫分类作业不规范,垃圾混合收集混合运输的现象,令居民参与积极性受到较大影响。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赵小穗也表示,已经投入财政资金购买的设施、服务要好好利用,一些日常的垃圾分类作业往往能令更多市民理解到政府是真正是在做分类。
  

  “我承认,由于硬件配备例如分类车辆还没配齐,会存在一部分混运。”鲍伦军回应,虽然全市已经调整出了95条垃圾分类收运线路,但也没达到一下子覆盖全市的规模。

  鲍伦军提到,主干道上的分类垃圾桶收运目前确实是采用混合收运模式。“因为行人很少按分类来投放垃圾。
  在主干道上对每个分类垃圾桶分两次进行收运,会多占用时间,影响交通”。

  他也同时澄清,由于餐厨垃圾和其他垃圾的收运时间并不在一起,也有可能令市民看到分拣不干净的餐厨垃圾运输车就以为是两种垃圾混合运输。“不可能每个小区配二次分拣点,肯定有一些小区是没分得那么好的”。
  

  问题3

  垃圾回收激励制度有待完善

  “目前对于生活垃圾中低附加值可回收物的回收利用缺乏相应的价格补贴政策。”谢晓丹指出,参与废塑料、废织物、废木质、废玻璃等低价值可回收物循环利用的企业参与不足甚至无人问津,与缺乏一套行之有效的激励机制有关。
  

  市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陈伟光表示,去荔湾区视察时曾看到有私营企业从美国进口设备处理绿化垃圾、废家具木材,把这些物品碎了后做燃料。类似的企业非常有前景。“但可惜的是,这个厂家6000平方米厂房的租金不菲,政府也没有相应政策去扶持,这个厂目前处于亏损状态”。
  

  “希望政府能鼓励和培育各种回收利用企业,分解政府在垃圾分类上的部分压力。”市人大城建环资委委员、广州园林建筑规划设计院副院长李青透露,自己所在小区的两个废品回收站只收高价值的纸和塑料,不收低价值的玻璃,令她觉得可惜。因为玻璃是可以回收利用的,但现在没有这样的上游企业。
  
  

  鲍伦军也承认,低附加值处理企业的收入和租场地、交税等支出很难相抵。市城管委发现,目前各区每吨的垃圾处理费成本在300元左右,如果各区愿意以每吨150元的价格补贴企业,那么回收企业得到扶持之余,区政府也能减少垃圾处理成本,大家都得利。“对这些企业每吨补多少要和财政局、供销部门研究,我们也在紧锣密鼓做补贴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