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从今年7月1日起,5908家强制单位不分类将被罚款,2019年再向不分类投放垃圾的个人开罚。

7月1日,《广州市生活垃圾分类管理条例》(以下简称“条例”)将正式实施。6月29日,广州市城市管理委员会通报了7月1日条例实施后的工作安排。城管委介绍,从7月1日起,5908家强制单位不分类将被罚款。据了解,广州城管部门拟从明年起将对不进行垃圾分类的个人开具罚单。广州个人居民如不对垃圾进行分类投放,将由“违规”升级为“违法”。

明年起个人不进行垃圾分类或被罚款据城管委介绍,广州自去年9月1日,已经在全市选取3258家公共机构作为广州首批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单位,并确定100个生活垃圾分类样板小区进行常态化试点执法。

据广州市城管委分类管理处负责人彭自良介绍,截至今年5月,广州针对3258家强制分类单位和100个垃圾分类样板小区,共开出749张垃圾分类不合格整改通知书,其中28宗被立案处罚,累计罚款34800元。

对于7月1日起开始实施的条例,彭自良介绍,广州将通过循序渐进的方式,利用半年时间推进垃圾分类执法。而今年的垃圾分类执法,仍以对单位处罚为主。其中,去年已经纳入强制分类范围的3258单位垃圾分类不合格,城管部门将不再开具整改通知书直接开罚。2650家今年新纳入强制分类的单位则将先开出整改通知书。而针对个人不分类投放垃圾的情况,将结合垃圾分类具体推进情况,到2019年再向不分类投放垃圾的个人开罚。

据介绍,目前100个强制生活垃圾分类小区中居民的整体分类情况相当不错。截至目前还未发现有不愿意分类投放的居民,将家中产生的生活垃圾扔进街边的公共垃圾箱的情况。

餐饮单位不进行油水分离将被处5000元以上罚款针对公共机构遵守《条例》的情况,城管委政策法规处副处长黄春莲特别指出,餐饮单位产生含油污水的,应当油水分离。餐饮垃圾和废弃食用油脂应当将废弃果蔬菜皮粉碎,投放至餐厨垃圾桶内。餐饮单位不进行油水分离、渣水分离、单独分类等要求的将被处5000元以上5万元以下罚款。

此外,针对不少居民反映的“居民分类投放垃圾,环卫部门运输时混在一起收”的问题,广州市城管委环境卫生管理处副调研员李馥华表示,在终处理设施和日常收运队伍配合下,广州已对可回收物、大件垃圾、有害垃圾等实施分类运输,被焚烧厂填埋场列为禁入名单的大件垃圾、有害垃圾等通过垃圾车IC卡报备、高清摄像头拍摄等方式严控入场关,违反入场规定的垃圾将被拒收;针对部分没有彻底干湿分类的餐厨垃圾和其他垃圾,近期已改进措施,要求分类彻底后再收运。

执法时间表教育督查阶段

(7月1日~7月31日)

首先对去年选取的3258家强制分类公共机构,以及7月前已通过验收的100个生活垃圾分类样板小区进行督查复查。如发现违法行为,将严格按照条例内容进行执法。

同时,对2018年列入第二批生活垃圾强制分类的区域、2650家单位中不少于50%数量的单位进行检查。该类单位如有违法行为,将主要采取教育、责令限期改正为主,原则上不予以行政处罚。

全面执法阶段

(8月1日至11月30日)

广州市城管部门将依据条例,进入全面执法阶段。对前一阶段检查中发现需要整改的单位,经本轮执法,仍未整改完成、不配合执法、态度恶劣等行为的单位,执法部门将依据条例给予顶格处罚;2650家单位中属于8月份首次检查的,如有违法行为则要求10天内整改,不按要求整改的在复查后亦会顶格处罚。

11月底前,全市5908家强制分类实施单位,将全覆盖检查执法。9月中下旬至12月底前,将组织城管、教育、卫计、质监、食药监、旅游等单位,开展不少于一次垃圾分类联合执法专项行动。

巩固提升阶段

(12月1日至12月31日)

将对垃圾分类执法进行巩固提升,重点对落实分类不力、经常反复、抗拒执法的单位(含企业、行业)依法严厉处罚。及时对年度垃圾分类执法工作进行梳理总结,建立健全执法长效机制,为后续生活垃圾分类执法转为日常常态化执法奠定坚实基础。

信时记者 罗子杰 通讯员 成广伟

    垃圾分类资金被挪用、分类运输处理得不到保证、回收激励制度有待完善……昨天下午,广州市副市长谢晓丹汇报垃圾分类处理工作进展时毫不护短。对此,广州市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张桂芳表示,垃圾分类是个小事,解决不好,垃圾围城就是大事。尽管垃圾分类要取得根本改变还需要比较长的一段时间,但他对垃圾分类的推广前景表示乐观。
  

  问题1

  垃圾分类经费有待增加

  “现在居民所用的垃圾袋是免费提供的,分类垃圾奖励资金来源于各级财政拨款。如果一旦停止拨款,担心很多居民积极性会受到损伤。”黄埔鱼珠街居民代表张淑华的意见代表了很多基层群众和基层干部的看法。

  “据反映,个别区、县级市不仅没有配套垃圾分类经费,甚至还挪用市政府下发至每个街道的垃圾分类专项经费。
  ”昨天下午,谢晓丹向市人大常委会汇报时点出这个问题,但他没有透露是哪些区市。随后,市城管委总工程师鲍伦军补充说,从去年8月1日开始,市政府开始把各区核算过的定额垃圾处理经费划拨到区财政,各区按照实际垃圾量向市里交垃圾处理费,超过定额部分要自掏腰包。
  “但有的区今年头9个月一分钱没交,我们催交时说是财政困难。具体挪用到哪里去了,我不好断定”。

  但谢晓丹最后也请市人大对政府的垃圾分类处理工作年度财政预算给予更多的支持,确保全市垃圾分类宣传、设施建设和管理的经费投入。对此,张桂芳表示,垃圾分类投入总体偏低,新的财政年度应适度增加。
  “有钱不一定能把事办好,但没钱一定办不好”。

  问题2

  存在垃圾混合集运问题

  谢晓丹昨天承认,目前存在环卫分类作业不规范,垃圾混合收集混合运输的现象,令居民参与积极性受到较大影响。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赵小穗也表示,已经投入财政资金购买的设施、服务要好好利用,一些日常的垃圾分类作业往往能令更多市民理解到政府是真正是在做分类。
  

  “我承认,由于硬件配备例如分类车辆还没配齐,会存在一部分混运。”鲍伦军回应,虽然全市已经调整出了95条垃圾分类收运线路,但也没达到一下子覆盖全市的规模。

  鲍伦军提到,主干道上的分类垃圾桶收运目前确实是采用混合收运模式。“因为行人很少按分类来投放垃圾。
  在主干道上对每个分类垃圾桶分两次进行收运,会多占用时间,影响交通”。

  他也同时澄清,由于餐厨垃圾和其他垃圾的收运时间并不在一起,也有可能令市民看到分拣不干净的餐厨垃圾运输车就以为是两种垃圾混合运输。“不可能每个小区配二次分拣点,肯定有一些小区是没分得那么好的”。
  

  问题3

  垃圾回收激励制度有待完善

  “目前对于生活垃圾中低附加值可回收物的回收利用缺乏相应的价格补贴政策。”谢晓丹指出,参与废塑料、废织物、废木质、废玻璃等低价值可回收物循环利用的企业参与不足甚至无人问津,与缺乏一套行之有效的激励机制有关。
  

  市人大常委会党组副书记陈伟光表示,去荔湾区视察时曾看到有私营企业从美国进口设备处理绿化垃圾、废家具木材,把这些物品碎了后做燃料。类似的企业非常有前景。“但可惜的是,这个厂家6000平方米厂房的租金不菲,政府也没有相应政策去扶持,这个厂目前处于亏损状态”。
  

  “希望政府能鼓励和培育各种回收利用企业,分解政府在垃圾分类上的部分压力。”市人大城建环资委委员、广州园林建筑规划设计院副院长李青透露,自己所在小区的两个废品回收站只收高价值的纸和塑料,不收低价值的玻璃,令她觉得可惜。因为玻璃是可以回收利用的,但现在没有这样的上游企业。
  
  

  鲍伦军也承认,低附加值处理企业的收入和租场地、交税等支出很难相抵。市城管委发现,目前各区每吨的垃圾处理费成本在300元左右,如果各区愿意以每吨150元的价格补贴企业,那么回收企业得到扶持之余,区政府也能减少垃圾处理成本,大家都得利。“对这些企业每吨补多少要和财政局、供销部门研究,我们也在紧锣密鼓做补贴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