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武陵春》写的是什么?

武陵春是李清照什么时候写的(李清照《武陵春》写的是什么)

李清照《武陵春》词如下 :

风住尘香花已尽,日晚倦梳头。物是人非事事休,欲语泪先流。闻说双溪春尚好,也拟泛轻舟。只恐双溪舴艋舟,载不动许多愁。

《武陵春》是宋代女词人李清照创作的一首词。此词上片极言眼前暮春景物的不堪入目和心情的凄苦之极;下片则进一步表现其悲愁之深重,并以舴艋舟载不动愁的新颖艺术手法来表达悲愁之多。全词充满了“物是人非事事休”的痛苦和对故国故人的忧思,写得新颖奇巧,深沉哀婉,自然贴切,丝毫无矫揉造作之嫌,饶有特色。此词借暮春之景,写出了词人内心深处的苦闷和忧愁,塑造了一个孤苦凄凉环中流荡无一的才女形象。

玩外汇亏完1000万家财,老婆说再给我100万,不行就彻底死心,哀莫大于心不死。离完婚分开过年,视频,叫我把手指给她看。我赶紧挂断,去厨房用洗洁精丝瓜绒拼命擦。重新连线说网断了。她说不错不错,没抽多少烟。

唉,我总是这样骗她,而她对我一片真心。

98年认识,她大三。我生日,她送我一双皮鞋,沙驰,2000多,打折700多,半学期生活费。01年我没钱了,她教书一个月700,给我600,养我一年多。

02年我重新回深圳打工,03年结婚。我做经理,大厂,管5000人。工资两万,我叫她管钱,她说当然男人管钱,男人在外面没钱没面子。

06年在深圳买房,装修包工不包料。当时也没车,也没地铁,她天天背着1岁的女儿,挤公交去买材料。

我回家一进门,拖鞋就摆好,鞋头超前,脱下的鞋子她捡起放在鞋架上。我洗澡,水温调好,衣服放好,如果头发长,她就拿着电吹风在门口等。

吃饭打湿口,洗脸打湿手,不做一分钱事。吃完晚饭一起下楼散步,我有时提个垃圾,她都要抢过去。

家里长期吃猪油,就因为我最爱吃猪油渣。我说猪油不好吧?她说没事,农村一直吃猪油。出去吃饭,她就只吃一个菜,菜名叫随便。

我喜欢喝冰水,冰箱里永远冰着3瓶水。喝一瓶冰一瓶,排队按顺序,先进先出。

我爱咖啡,她还亲自去香港买了1万块钱印尼猫屎咖啡,她自己什么也没买。她不化妆,连口红都没有。孩子除了出门和睡觉,就不用尿不湿,她说棉的透气,又省钱。

有次儿子发烧几天,晚上她每隔半小时换一次汗巾。一连几天几晚,她就调闹钟,每次响三次。还把我赶到女儿床上,说影响我睡觉。

她把我当祖宗供着,祖宗还嫌她唠叨,脾气大,不自由,什么都管。

如果硬要说她有什么不好,就是脾气大。她性子急脾气大,但来得快去得也快。我从来没哄过她半句,基本是不理她。她知道我脾气更大,看脸色不对就不说了。上床就粘过来哄我。

我还出轨,动物。她也不追究,说眼不见为净。这次我还是有点感动,当机立断,把家用由2万加到3万。这真是善有善报恶有恶报啊,如果钱不给她,后来玩外汇也就打水漂了。

瞒着她亏空后,她说还有100万私房钱,如果我有把握就拿去,最后试一次。她知道我不甘心,她也不甘心。

这次我终于醒悟,主要是冷静了,只要了5万。我想5万赚不到钱,50万500万一样。

她叫我先求个保本,慢慢挣点生活费。相信我弄了这么久,又那么聪明,保本赚个小钱应该没问题。之前应该是压力大,想一夜暴富。现在不要想了,支持我,她也开始出去找工作。

她大学音乐系,声乐专业,选修古筝。她开始狂练古筝,手指练出血。家里到处都是血,一滴滴的。

压力暂时没了,技术其实都是小儿科,重点就是管住手。快速闪过无数次交易,99.99%都是青草交易,吃肉的极少。要吃肉,唯有等待。像狮子老虎,等待那致命一击。交易要像狙击手,只有一颗子弹,一击不中,迅速撤退。市场不缺机会,缺耐心。

一个月平安无事,小亏小赚,一直在等待。机会终于来了。那晚非农剧烈波动。我知道,数据不改大势。当时黄金日线级别处于升势。数据利空,黄金跳水。此时正是做多的绝佳机会。

我轻仓多。谁知当晚意外发神经,反复上窜下跳,秒上秒下。损了又多,多了又损。上头了,不断加大仓位,一边说收手收手,一边不停不停,最后梭哈,玩完。

我将鼠标一扔,一扫。鼠标吊在空中晃悠晃悠。死心了。我就是我。从小干什么都上瘾。打过坐,满脑子K线。用烟头烫过手,痛,举过刀想剁手,也怕痛。

关键不是痛,是没用。所有对抗人性对抗基因的努力,都是压弹簧。我根本就不适合。

48年来,第一次产生深深的无力感。从记事起,我一路狂奔,跌倒就爬起,永远乐观永远自信。

如果外汇不行,那翻本就没机会了。我还是不甘心,又问她要钱。她不给了,我就吵。为了孩子,终于协议离婚,我净身出户。惠州还有一套房子,卖了100多万。

离婚前,我们全家去唱K。

当初我们就是唱歌认识的。我是音乐发烧友,2017年毛不易及之前的歌几乎都听过,还有很多外国歌曲。

当时她先唱一首《秋水伊人》,柔情刻骨,然后一首《青藏高原》,穿云裂帛。

我呆了。一阴一阳之谓道,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莫名我就喜欢你,深深地爱上你。这是我对她唱的,唱得她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旧梦重温,物是人非。

开始全家合唱《同一首歌》:

鲜花曾告诉我你怎样走过

大地知道你心中的每一个角落

甜蜜的梦啊谁都不会错过

终于迎来今天这欢聚时刻

儿子问,妈妈,你怎么哭了?

没事没事,姐姐带弟弟去玩。

女儿12岁了,懂事了。就带着7岁的弟弟玩骰盅,喝雪碧。

我们重新开始,《秋水伊人》:

望穿秋水

不见伊人的倩影

更残漏尽

孤雁两三声

往日的温情

只换得眼前的凄清

梦魂何处寄

空有泪满襟

几时归来呀伊人呦

几时你会穿过那边的丛林

那亭亭的塔影

点点的鸦阵

依旧是当年的情景

只有你的女儿呦

已长得活泼天真

只有你留下的女儿呦

来安慰我这破碎的心

唱不下去了,抱头痛哭,曲中人散。

快过年了,她带着孩子先去外婆家,然后我们在我老家湖南湘潭会合。

进民政局前我们还在争,她不要抚养费,我就要给。最后她让步,说有就给,没有就算,过好自己。一个月5000,4年一分没给,上个月才开始给600。

办好手续,我回深圳,她回娘家湖南永州。我送她去株洲坐高铁。在候车室,我躺在她腿上,她摸着我脸,说不尽的相思话,道不尽的离别情。

她说回深圳好好过好这个年,留了10000块钱在老地方,想干什么就干什么,自由了。记得和孩子视频,就出现开头那个场景,孩子们忙着打雪仗,根本不鸟我。

离婚后我总觉得前妻好,有多好就有这样好,反正换过来我是做不到,后面很快就没做到。

然后慢慢3年复合路。她叫我带孩子,好好看书。我这次很乖。她出去教古筝,开始还一直担心,毕竟脱离社会十几年了。谁知半年就打开局面,一路开挂,很多学生指定找她,一万多一个月,还很轻松。她甚至想自己开古筝培训班。

最终没合拢,就是因为她骨子里开始慢慢看不起我,觉得我之前没什么了不起,就像我当初看不起她一样。

去年出来,我口袋里没一分钱。她打发我10000块钱盘缠,我挥一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

我不仅不带走一片云彩,还对她说,来,左边,跟我一起画个龙,在你右边,画一道彩虹(走起)。给她当场画了个巨无霸饼饼,此后余生,还清抚养费后,再给她补偿至少100万人民币现金。

我就喜欢绝地求生,过瘾,存在感爆棚,我就好这口,否则也不至如此。

我偷偷溜进一个网吧,鬼子悄悄地进村,在那里猫了一晚。

第二天,旭阳东升,霞光万道。我看见第一个招工的就进去了。洗碗,包吃包住,3600,活下来再说。

谁知道该死的洗碗累死个人,累成狗狗,苟且不如。我不知道其他地方怎么样,这破深圳,尤其是周末节假日,排队排几个小时,好像周一到周五都没吃饭似的,不要钱似的。一直等叫号,刷手机,我高度怀疑就是来蹭WIFI的。

什么叫绝望?做不完的PPT加不完的班,天天要打卡,洗不完的碗吵不完的架。夫妻天天吵架,总有一天会罢吵。架也懒得吵了,就原地解散,一个哨子两个球,学生老师都自由。

我几十年没干过体力活,腰子都碎成腰花了,起床都要慢慢滚。如果要我仰卧起坐,拿刀吧,冲我脖子来。

我就含泪演唱了一首大哥宗盛的《山丘》,发给前妻。还发了一朵紫荆花,香港市花。她很聪明,知道我想回归。

她发了几百条语音,我听了半天,还是不太明白。最后卒章显志,她总结中心思想说,回来可以,拿500万摆在我面前,跪着求我。

刷刷刷。脑子里闪过一堆银行,一闪而过。我没发工资,连买个垃圾袋套在头上的钱都没有。

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失去了才觉得可惜。

现在她又说给我最后一次机会,不要500万了,给600就松口了。

我不想了。不对等的交往终究是一地鸡毛,舔狗没有好下场。

唉,人生大抵如此,大抵如此,知道也很难逃脱。

但我就要逃脱。

我已经52了,命都不长了,无论婚姻事业什么乱七八糟的都不知道有没有机会,有也顶多一次。

当你发现只有一次机会时,就会格外珍惜。命运就像掌纹,虽然弯弯曲曲,轻轻一握,就在手心。

我不想被命运捉弄到死,我想“捉弄”一下命运,来而不往非礼也。

大王叫我来巡山,我把人间转一转。下次叫我,我就不来,吹咩?

我不把握最后一次机会,死不瞑目。

My heart will go on and on!

我也会找机会和前妻促膝谈心,哀莫大于心不死。死心,放过我吧,给自己一个选择的可能,一辈子吊死在我这棵歪脖子树上,何必呢?

我们恋爱5年,结婚14年,复合3年,断舍离又1年,23年都磨合不了,就是破车,废品。

当然,再找一个也可能是一样,那就做单身旺呗,反正又没有人催婚。婚姻那点破事,还没玩够咩,好玩吗?

我们可以试一种新的玩法,等我有了钱,AA,开个公司,假夫假妻真儿女,合家团聚,白头到老。

亲爱的前老婆,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