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平:老实说,三年前的垃圾分类就是摆样子,居民辛辛苦苦分开了,然后弄一个车上又给拉走了。受到了大家的猛烈批评。从2009年开始,我们选择了1000个小区,后来扩大到6000个小区。

王维平:在试点的小区里,能够达到分别运输、分别处理、分别加工利用。现在这个系统还在建设中,试点的扩大工作也在进行之中。

王维平:我想告诉大家,世界公认第一个提出垃圾分类的地方是北京。1957年7月12日《北京日报》的头版头条就提出垃圾要分类的概念。后来我们耽误了,从世界上各个国家来说,提出垃圾分类后,都经历了发展的过程。我觉得垃圾分类要大家共同付出辛苦,共同配合。

  

很多人认为垃圾方面的技术性工作主要在垃圾处 理那块,然而在国外,他们处理垃圾最具有技术含量的环节

恰恰是垃圾分类。在日本,每家每户都有家用分类垃圾箱, 人们在家就可以轻易地给垃圾分类。同时,扔垃圾还要分 日子,每户都有统一发的表格,写着可燃垃圾、不可燃垃圾、玻璃、罐头等10余种,如可燃垃圾是每周一、三、五扔,每周

二可扔旧报纸,每月第四周周一可扔不可燃垃圾等。
  在英 国,每个家庭都有3个垃圾箱,黑色垃圾箱装普通生活垃 圾,绿色垃圾箱装花园和厨余垃圾,黑色小箱子装玻璃、易 拉罐等可回收物品。之后会有不同的垃圾车将不同种类的

垃圾运走。在美国,大街小巷都摆满了各式各样的垃圾箱, 为人们进行垃圾分类提供了各种便利的条件,之后也是通 过不同的垃圾车来收运各户分类的垃圾。
  

在中国,首先是垃圾分类工作的推进力度不够,推行范 围狭窄。目前只有在城市的道路两旁才有分类垃圾桶,而

且只设置了两种类型的垃圾桶,一种是可回收垃圾桶,另一 种是不可回收垃圾桶,这样的分类太不明确,很多市民都分 不清楚哪些是可回收的,哪些是不可回收的,所以几乎起不

到分类收集的目的。
  此外,即使有部分居民进行了分类收 集,最终的垃圾车收集还是以混合收集的方式为主,因此, 垃圾分类收集在实际当中并未很好地实现。其次是责任落 实不到位,根据发达国家垃圾分类经验,垃圾分类最终应将

责任落实到户。现阶段我国的垃圾分类责任仍停留在街、 乡这一级,难以继续推进。
  对于部分单位、物业管理公司和 个人不配合垃圾分类工作的情况,街道办事处和乡镇政府 缺乏有效的应对措施和管理手段。最后是宣传力度不够。

目前很多城市居民都不知道如何进行垃圾分类,城市居民 尚且不知,农村居民就更加无法操作执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