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谢邀请。

长期吃很辣的东西会怎么样(长期吃辣,人会变得怎么样?)

吃辣和性格之间有没有联系还不敢说,我们先看看对健康上面有没有影响。

长期吃很辣的东西会怎么样(长期吃辣,人会变得怎么样?)

曾经有实验是用辣椒水敷在皮肤上,皮肤不久后会出现红肿的情况,甚至还有刺痛感,所以,辣椒给我们带来的“辣味”其实不属于味觉,而是一种痛觉,往往我们都不以为然,认为辣起来很“爽快”。经常吃辣或者过度吃辣的话,辣椒中的辣椒素很可能会刺痛我们的口腔、食道甚至是胃黏膜,其实这是一些不当的刺激,特别是过辣的时候可能会灼伤胃黏膜、灼伤消化道,比如我们如果吃了火锅,咽喉口腔可能会有不适感,一些反应强烈的朋友还可能喉咙有痰,眼泪鼻涕一大把,拉便便的时候屁屁可能会火辣辣的很不是滋味,还可能诱发痔疮。

长期吃很辣的东西会怎么样(长期吃辣,人会变得怎么样?)

长期吃很辣的东西会怎么样(长期吃辣,人会变得怎么样?)

很多朋友认为:川渝多美女,就是因为人家爱吃辣,辣椒让皮肤更好,还能燃烧脂肪,让身材火辣。但事实上可能也并非如此。

川渝美女多,一是这个区域的人们个头恰好是大众比较喜欢的高度,不会像江南美女太小巧玲珑,也不会像北方妹子个头大一些。天府之国,鱼米之乡,水果蔬菜啥都不缺,营养权衡,自然体态也更优美。另外,这里的妹子皮肤好,并不一定是吃辣椒的缘故,蜀中地势较低,常年烟雾缭绕,俗话说“蜀道难,难于上青天”,烟雾遮得路都看不见还走啥呢?古时流放的人还经常流放到川蜀地区,因为这里烟雾弥漫,以为是瘴气,可以让人更受折磨,当然这些都有点夸张,不过这里的确日照时间较短,也经常看不见太阳,常年阴雨湿润,所以妹子们受紫外线影响更小,皮肤自然更好。当然,如果硬是要从中医的角度来看,辣椒能祛潮祛湿,刚好这里常年湿润,辣椒反而正中要害,所以这里的人们吃点辣对身体是更好的选择,但北方干燥如果长期都去吃辣,越来越旱火气大,皮肤莫名其妙还会冒出点痘子来。

辣椒中的辣椒素的确有加速新陈代谢的效果,不过这效果其实是微弱的,它并不能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可以燃烧脂肪,哗啦啦就瘦了。相反,吃辣的人可能还容易长胖。我们吃辣觉得舌头难受想喝水解辣,不过一般是越喝越觉得辣,其实辣椒成分大部分是脂溶性的,吃些肉、吃些油腻食物解辣会更有效,这反而会增加油脂热量摄入。辣椒也有开胃效果,让人胃口大开,往往也会吃得更多。很多爱吃辣的人,越辣越吃,因为不断往嘴里塞的感觉能缓解辣感,但这样一来,摄入的热量也会更多。

如此看来,其实经常吃辣、吃得过辣对健康并没有什么明显好处,不过适当吃点小辣能开胃、提高代谢,口味上多了些调剂,还是有好处的。对于生活在气候潮的地区的朋友们来说可以适当吃点辣,祛湿祛潮,对身体可能会更好。

那么辣椒到底对性格有没有什么改变?

个人认为应该没有太大改变,我身边很多爱吃辣的妹子她们也一样很温柔可爱,不会是那种泼辣激进型的。不过想想,这辣起来是一种痛觉刺激,想必吃辣的人心情那时也是很急躁的,长期如此,可能会受到一些影响,他们可能会更急躁一些;另外,既然“辣”“辛”可能让火症提高,长期吃辣的话必定让人有热症倾向,比如易怒、急躁、烦躁等情绪可能比普通人更多一些。

清道光二十四年,贵州迎来了一位叫做罗绕典的湖南人做布政使。这是个很有个性的人,据说他的原名叫罗兰阶,在岳麓书院读书的时候,很崇拜老师罗典,就自己改名叫罗绕典。罗绕典在贵州任职期间做了很多实事,深受当时的云贵总督林则徐赏识,咸丰三年自己做了云贵总督。

他在贵州布政使期间作的一首诗,这首诗奇就奇在完全以贵州的食物写成,叫做《咏土物》。宋代诗人陆游也曾有一首《戏咏乡里食物示邻曲》。当时常常有人问罗绕典,贵州的土产都有什么吃的,罗绕典就用陆游这首诗的形式和韵脚做了这首《咏土物》,诗体较长,放到最后给大家欣赏,这里我们只介绍一下这首诗里都说了些什么。

简单统计一下,诗中一共列出贵州土产食品32种,其中植物24种、动物7种、酒水一种

植物:蒟子(蒟子如桑椹,叶可合槟榔食之,今龙里等处称为掬槟榔似即此物)、鸡枞菌、蕨菜、龙爪、水槟榔(水槟榔形似栗味甘脆)、地萝卜、天心米(天心米红子累累,可作糖食)、佛手柑(柑似佛手而不开名蜜桶。柑出清镇)、搅瓜、谏笋、莲花白、刺梨、虾兜(车前子俗呼为虾兜,叶亦掇以为菜)、泥鳅菜、罗鬼菜(罗鬼菜出苗洞)、姨妈菜(嫰叶如荷包牡丹可食,名姨妈菜)、降真香(降真香即柴藤香,茎赤如铁,其花可食,出贵阳)、长寿草(草出广顺,食之多寿)、蕨粉(遵义蕨粉)、杨梅、筋斗芹(芹之短者俗呼为觔斗芹)、棉花菜(绵花菜如鼠耳,亦名巴巴筋)、观音莲(观音莲根可作菹)、罗汉竹(罗汉竹出罗斛州)。

动物:箐鸡(箐鸡出水西,高数尺,见人即避)、四鳃鲈鱼(玉屏出鲈鱼亦四腮)、九香虫(九香虫出毕节微火炒熟,服之身轻)、野猪(彘出大定山中,刺可为簪)、狗鱼(狗鱼即人首鱼,能上树)、圆蛇、孝兽(圆蛇出古州,孝兽出思南之甑峰)。

酒水:女儿红(苗俗生女埋酒山中色红始用)。

罗苏溪《咏土物》

答人问黔中土物,用放翁戏咏乡里食物韵。

黔山郁郁丛蒿莱,土物佐餕充舆台。

自经汉家采蒟酱,野芳一一搜琪瑰。

草脚鸡枞蚀寒雨,蕨拳龙爪撑恢台。

水槟榔嚼甜似蜜,地萝葡罨酸于梅。

米熟天心穗可掬。霜寒佛手拳难开。

搅瓜下筯散香雪,谏笋走鞭惊冻雷。

莲花细剥回子白,刺蔾争咤竿儿醅。

虾兜向药口口口(此处缺字),鱼鳅菜借砂锅煨。

罗鬼新蔬杂芝菌,姨妈嫰蓛供嘲咍。

蛮乡久住识风物,忠果淡咀甘初回。

黔岭梯田污且莱,蛮花如绣标重台。

野蔬充膳不胜采,一诗难括千琼瓌。

降真之香拟赤铁,长寿之草宜黄台。

银丝结网北山蕨,丹液落磴南村梅。

觔斗香芹叶寸切,绵花嫰菜枝纷开。

观音莲心滴甘露,罗汉竹笋抽春雷。

箐鸡澹白深避缴,女酒溂口(此处缺字)新醱醅。

四腮鱼向玉屏钓,九香虫许金炉煨。

豪彘抽簪大可骇,狗鱼掉尾真堪咍。

圆蛇孝兽数珍恠,宛炼云母从方回。

这首诗歌里的贵州美食,你吃过几样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