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网

梅州作为客家古城,有什么传统客家美食

作者 : 垃圾分类网 发布时间: 2022-01-10 12 人阅读

梅州最有名的客家美食,当然是腌面和三及汤。

梅州作为客家古城,有什么传统客家美食

梅州作为客家古城,有什么传统客家美食

梅州作为客家古城,有什么传统客家美食

传说中的腌面,只有梅州才有的东西,腌面在当地的地位,堪比热干面在我们大武汉的地位,来的人是必须要来朝圣的。

梅州作为客家古城,有什么传统客家美食

除此外,还有盐焗鸡、酿豆腐、萝卜丸……一个个都这么有名,则不赘述。

不过还是蛮垂涎梅州的“酿”文化:比如“酿豆腐”,据说最好的在五华,因为做豆腐的水不一样,做出来的豆腐超嫩,很有口感;除了酿豆腐,还有酿苦瓜,鱿鱼香菇泡软切碎,五花肉剁成肉馅,葱切碎。爆香部分葱,炒香鱿鱼,接着就是混合着糯米调好塞塞塞,糯米的米香能很好地祛除苦瓜的涩味;还有酿酒鸡,此酿不同彼酿,客家娘酒和鸡肉的完美结合,最好还是公鸡。甜甜的月子酒,放一点姜,入口绵长悠香。

说到酒酿,梅州的酒糟文化也很浓郁,酒糟无所不能,什么炒田螺、炒面炒粉、炒豆角……最佳拍档就是酒糟。

另外,值得Pick的还有客家的梅菜扣肉。虽说此菜发源于川菜,但发扬光大还靠梅州人。

一半肥一半瘦的肉入口即碎,在加上梅菜,梅菜扣肉不仅仅是道菜,还是一套礼仪,梅菜在上面,要把碗回扣,出来才是扣肉在上面。而且只有大梅州有梅菜扣肉月饼,鲜香好吃。

走进一栋光线昏暗、陈设简陋的老房子,一个衣着简朴、体型稍胖、头发花白的女人走来,这便是王平。她还有个特别之处,手掌很大、很粗又很硬,“这是被烫成了耐得住高温的手,徒手就可以从热锅里端出刚蒸好的味酵粄”。她说,她原是梅县印刷厂工人,因为厂里效益不好,每月最多才100多元工资,根本不够家中老小开销。1996年生下小儿子后,生活更是窘迫,“穷得连酱油都买不起”。于是,她开始谋划副业,贴补家用。“下班后利用晚上的时间,摆地摊卖茶蛋、卖菜、卖甘蔗、卖衣服,什么都尝试过,时常得凌晨2点才能回到家。最后寻思找个投资小、偏门些的生意,才决定卖味酵粄。”她说,开始只是兼职,1999年正式下岗后便专职卖味酵粄。

梅州作为客家古城,有什么传统客家美食

梅州作为客家古城,有什么传统客家美食

梅州作为客家古城,有什么传统客家美食

王平每天骑着脚踏三轮车沿街卖味酵粄,一卖就是28年。

对待生意,王平很“较真”,不论是制作工艺、还是原材料,她都坚持要用好的。“蒸好味酵粄,要用好原料、用对器具、肯花功夫。”她每天凌晨三四点起床,磨浆、搅浆、蒸粄,每道工序都不马虎。她说,手工搅浆是最累人、但又最不能偷懒的活,每次都得搅上20分钟,味酵粄才更有嚼劲。然后,她指着身旁直径1米多、高近2米的大铁锅和一堆木柴说,这一锅味酵粄大约有100个,要用柴火蒸上80分钟,味酵粄才够香。她还坚持用好材料。 

比如,她蒸味酵粄用的米批发价每斤2.6元至2.8元,比她自家蒸饭的还要贵。“我没其他本事,赚钱养家全靠它。所以必须得做好,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她说。

这些年来,不论倾盆大雨,还是烈日灼心,只要做得动,王平都不缺勤。由于长年过度劳累,她落下了不少病根。有几次在卖味酵粄途中,眼前突然一黑,背部持续疼痛。她到医院检查后确诊是心脏问题,住院治疗了一段时间。出院后,家人劝她休养,但她还是坚持工作。“再辛苦几年,等大儿子娶了媳妇,小儿子大学毕业,我就退休了。”她笑着说。

王平是个省吃勤俭的人,自己在衣食住行上很是“吝啬”。但对待别人,却很是大方,常做好事且不图回报。住在王平家隔壁的妹妹王利说:“姐姐生活节俭,平日里连件衣服都不舍得买,三餐吃得也很简单。但在街上看见八九十岁的老人家或者残疾人,她经常请他们吃味酵粄,这老板当得十分‘随意’。有一次,还把一个小女孩接到家里来住。”

原来,这个小女孩叫何君,现在梅城读初一。当时她跟父亲从松源来到梅城,通过在街上买了两次味酵粄认识了王平。父女俩见王平人好,便托她帮忙租房。王平本想在家腾出房间免费给他们住,但遭到家人的极力反对。后来,何君的父亲无奈之下打算独自外出赚钱。王平觉着小女孩可怜,主动提出让何君在自己家寄宿,一住就是一个多月。“我没想这么多,只要看见别人有困难,就忍不住想帮忙。”王平说,何君现住在她干妈家,一切都好,她也很开心。

“大姐是个难得的大好人,总是尽心尽力帮助别人。”现在广州安居的远方亲戚何清元也受过王平的帮助。20多年前,何清元只身来到梅城,每晚跟着王平去炸味酵粄卖。“炸了一个多月,没赚到什么钱,我便想着还是出广州打拼。”何清元说,王平听到后,掏遍口袋,把身上仅剩的100多元都给了他。他至今仍感恩王平,只要回梅城就一定会过去拜访她。“当时我真的很穷,只剩下那点钱都给了他。后来,我继续一个人每晚去炸味酵粄,炸到凌晨2点多,最多的时候一晚可以赚近10元。”王平回忆说。

“我不想赚大钱,钱够用就好。自己经历了很多苦日子,能帮人的就得尽量帮。”王平说罢,便把两大箩筐味酵粄小心地放到三轮车上,挎上一个破旧公文包,出门卖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