茅奖的事儿,说来话长。

历届茅盾文学奖都有哪些遗珠之作(茅盾文学奖所有作品)

1945年6月24日,重庆进步文化界发起了庆祝茅盾五十寿辰暨文学工作二十五周年纪念活动。

庆祝会上,正大纺织厂的陈钧经理委托沈钧儒和沙千里律师将一张10万元支票赠送给茅盾,指定作为茅盾文艺奖金。按照茅盾意愿,“文协”专门成立了老舍、靳以等组成的茅盾文艺奖金评奖委员会,并在《文艺杂志》新一卷第三期和8月3日的《新华日报》共同刊出了“茅盾文艺奖金”征文启事,以上可看作是茅盾文学奖最初的雏形。

1981年3月14日,茅盾先生弥留之际口述了给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的信:

亲爱的同志们,为了繁荣长篇小说的创作,我将我的稿费二十五万元捐献给作协,作为设立一个长篇小说文艺奖金的基金,以奖励每年最优秀的长篇小说。我自知病将不起,我衷心的祝愿我国社会主义文学事业繁荣昌盛。

两周后,茅盾先生就去世了。

1981年3月20日,中国作协主席团召开会议,决定成立茅盾文学奖金委员会,由中国作协副主席巴金任主任委员。10月,正式决定启动“茅盾文学奖”首届茅盾文学奖在1982年评出,奖金3000元。

奖项设立之初,每个人拿到手的奖金还算丰厚,但随着时代发展,奖金额已经严重与现实脱节。到2008年第七届茅奖颁发时,每人的奖金达到了5万元。2011年第八届茅盾文学奖,李嘉诚基金会向茅盾文学奖一次性捐款500万元。有了这笔钱,第八届茅奖的获奖者奖金提升到原来的十倍,从5万飙升到50万。

茅奖作为中国长篇小说的最高奖项,良性运作是改革开放以后的事儿。头两届因为是刚从文艺凋零的时代走出来,所以全国的整体创作并不丰富,选择起来相对容易,基本也谈不上什么遗珠,好的作品都在榜了。甚至古华以《芙蓉镇》获奖,还创造了最年轻的记录,38岁发表,40岁获奖,直到今天也无人能够打破,估计将来也很难得到挑战。因为小说发展到当下,已经越来越丰富,每年出版的长篇小说超千部,茅奖三四年一评,积累的好作品还是很多的。所以后来的茅奖逐渐就有“遗珠”出现了,这个奖项甚至有点往“终身成就奖”方向发展。也就是说,有些作品当年已经很好,但是遗憾落榜,多年以后以另一部作品上榜,弥补了当年的缺憾,比如九届的王蒙,十届的徐怀中。

接下来看看往届获奖表单:

历届茅盾文学奖获奖篇目

第一届(1977—1981)

周克芹《许茂和他的女儿们》、魏巍《东方》、莫应丰《将军吟》、姚雪垠《李自成》(第二卷)、古华《芙蓉镇》、李国文《冬天里的春天》

第二届(1982—1984)

李准《黄河东流去》、张洁《沉重的翅膀》、刘心武《钟鼓楼》

第三届(1985—1988)

路遥《平凡的世界》、凌力《少年天子》、孙力、余小惠《都市风流》、刘白羽《第二个太阳》、霍达《穆斯林的葬礼》

荣誉奖

萧克《浴血罗霄》、徐兴业《金瓯缺》

第四届(1989—1994)

王火《战争和人》、陈忠实《白鹿原》、刘斯奋《白门柳》、刘玉民《骚动之秋》

第五届(1995—1998)

张平《抉择》、阿来《尘埃落定》、王安忆《长恨歌》、王旭烽《茶人三部曲》

第六届(1999—2002)

熊召政《张居正》、张洁《无字》、徐贵祥《历史的天空》、柳建伟《英雄时代》、宗璞《东藏记》

第七届(2003—2006)

贾平凹《秦腔》、迟子建《额尔古纳河右岸》、周大新《湖光山色》、麦家《暗算》

第八届(2007—2010)

张炜《你在高原》、刘醒龙《天行者》、莫言《蛙》、毕飞宇《推拿》、刘震云《一句顶一万句》

第九届(2011—2014)

格非《江南三部曲》、王蒙《这边风景》、李佩甫《生命册》、金宇澄《繁花》、苏童《黄雀记》

第十届(2015—2018)

梁晓声《人世间》、徐怀中《牵风记》、徐则臣《北上》、陈彦《主角》、李洱《应物兄》

下面重点来了:

1.事实上,在1979年至1990年之间,王朔已经开始发表作品,甚至出了几个爆款,被改编成了电影。但是多为中篇,而且均是发表在杂志上,没有出单行本,等后来写长篇的时候,长篇小说的池子已经很深了,他错过了最好的得奖时机。

2.1997年,李佩甫的《羊的门》横空出世,我那时候还上高中,印象里满街盗版横行,地摊上都是这本书,可见其受欢迎程度。那时候也正是李老师创作鼎盛的时候,我猜测他这本书也有冲击茅奖 的意思。遗憾的是,六届茅奖名单上并没有 这部作品,但是后来的事实证明了这部作品的生命力,李老师也在八届茅奖中折桂,算是一个补偿吧。

3.七届茅奖最大的遗珠是阎老师的《日光流年》,我初读这部作品时感觉好像是心脏被一只手仅仅攥住,好久透不过气来。最难得的是,这部作品在文本实验方面极其可贵,跳出了单单写故事的传统套路,用了倒放结构,显示了作家出色的文本掌控能力。在此之前,阎老师已经蝉联一二届鲁奖,大家觉得茅奖对于他已经很近,不料至今仍然无缘。但是他2014年获卡夫卡奖,已经是国际化的作家,应该说也得到了广泛的认同。

4.2008年,余华写了 《兄弟》,这本书在他的作品中不算最好的,但是跟茅奖很接近了。之前他的《活着》《许三观卖血记》在艺术成就上完全可以跻身国内最优秀的长篇小说方阵,但是出版都是在国外,出口转内销时,都错过了时机,非常可惜。如果作为一个肯定,八届茅奖是应该考虑《兄弟》的,但是没有上榜,很可惜。

5.红柯是“陕军东征”的重要人物,鲁奖作家,创作勤奋。他2013年出版的《喀拉布风暴》闯入了第九届茅奖的提名名单上,很多人对于这部作品抱有希望 ,结果事与愿违 ,未能获奖,也算是遗珠 。作品通过主人公张子鱼、叶海亚等以及由他们所勾连的各个家族,在西域大漠、边地塞外或繁华都市,演绎了一部极具震撼力和艺术表现力的人类生存史和生命史。作者在其笔端注入诗意的浪漫、血性力量和生命激情,体现出独特创作风格和语言魅力。

6.十届茅奖,叶舟的《敦煌本纪》入围,却遗憾落榜,考虑到这是他的第一部长篇小说,也不算过于遗憾,以他的创作能力,得茅奖是早晚的事儿。

还有一句不得不说的话,《白鹿原》和《尘埃落定》是我最喜欢的两部茅奖作品,也算是茅奖的实力担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