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闯海歌》,这个意外获奖的诗歌题目还是蛮大气的。看了下内容,突然就无语了。一不是诗,二不是歌,如果真要给它一个中肯评价的话,那也许就是我们的李大主编和全国的诗歌人开了个玩笑罢了。下面黏贴我近来写的两首歌,也献个丑:

《我且狂酒复狂歌》

我本一狂者,狂酒复狂歌。

酒辄倾江海,歌辄动山阿。

日日携壶过人境,奋乃当街漫吟哦。

时人诟我太放旷,我诘时人久抱疴。

时人于我多侧目,侧目于我且奈何。

且奈何,且奈何,我歌一泻如悬河。

时人皆为名利客,青眼加我算几多。

况复人寰羁我久,我复恋此人寰何?

噫吁戲!

安得更生鲲鹏翼,直上九天凌云波。

安得更作霞一缕,自随高风舞婆娑。

天公赋我多情甚,可堪无酒兼无歌?

我酒自酝酿,我歌鲜琢磨。

我酒素来取新焙,我歌向不循旧窠。

酒乃歌之兴,兴尽歌自成。

酒罢舞且蹈,歌罢复呼朋。

我杯既空歌又安从生!

风来逐浪起,风浪约同鸣。

浅水无非虾蟹辈,洋洋方才得见蛟龙兴!

狂风起兮,可怜薄水俱随风,

水深深兮,洋面沉沉其內自有涌动情!

鲜衣怒马安足道,竹杖芒鞋好纵横。

达官显贵不屑我,我更不屑与同行。

与同行,与同行,除却日沉东方复西升。

我恃傲气兼傲骨,谁令天生厌逢迎。

知我幸有二三子,至交何计车马乘。

病花病酒成一快,断断不作苦行僧。

取次花街并柳巷,且歌且舞醉升平。

忽而兴起呼左右,或车或骑或徐行。

直去西水垂纶线,欲钓长龙兼长鲸。

钓得长鲸作跨马,钓得长龙好乘风。

乘风直上九万里,九万里兮众神惊。

神者惊我天庭貌,我惊神者不如人。

不如人,不如人,我且自请谪凡尘。

凡尘有我颜如玉,凡尘有我老天真。

凡尘遗我千千结,凡尘馈我自由身。

我欠凡尘歌万阙,凡尘欠我酒千樽。

感此呼我如椽笔,欲倾八斗写昆仑。

忽而失枕惊坐起,茫然四顾顾无人。

顾无人兮顾无人,但见巍巍神一尊。

彼神只惟梦中有,此神悔已嫁蓬门。

彼神姿态恬而雅,此神直面陈且喷。

为农不思稼穑事,怪乎无金兼无银?

日对寸屏吐酸水,可曾挣得钱几分?

期年尚得三餐饱,适我探囊如捉襟。

昔人美我为巧妇,又奈何坊间无米灶无薪。

昔人羡我为美妇,戚戚焉我更羡极左右邻。

嫁入君家廿五载,十分春色九不存。

旦暮缱绻方寸地,我情我怀谁问津?

闺蜜发小多炫富,胡乃尔只我嫁与穷斯文?

岂不闻有钱能使鬼推磨?

岂不闻人不笑娼独笑贫?

独笑贫,独笑贫,一语惊醒梦中人!

韶华争如流水逝,我何勤赋落花辞?

此时不开悟,夫复待何时?

时既不我待,安能期我忍待时?

我欲投笔方池水,我欲抛掷白玉杯。

老妻见此趋疾步,且阻且拦且泪垂。

妇人不过牢骚语,丈夫焉能不作为。

歌则歌来酒则酒,但逢知交莫推杯。

可琴可棋五柳下,亦可荷锄南山陲。

南山陲里好种豆,南山陲外桑麻围。。

霜侵两鬓莫吁叹,西望红日尚可追。

向晚出门相扶将,更对桑榆唱落晖。

听闻良言真亦幻,我觉尽数毁三观。

人道妇者见识短,我道妇者可擎天。

感此勉为一长调,中怀尽付五十弦。

但凡九百一十字,字字赞我美妇颜。

美妇颜兮美妇颜,春色永驻我心间。

我酒为君醉,我歌为君翻。

我歌我酒祈来世,犹能与君共婵娟。

《清明上坟歌》

人逢清明哭山阿,我逢清明起长歌。

清明由来属四月,四月柳色黄如鹅。

三五七鹅柳池戏,鹅耶柳耶费琢磨。

忽而鹅鸣如柳笛,又谁知人心鹅心乱如何。

乱如何兮乱如何,一水依依泛凌波。

凌波碎我水中影,畴昔人事起沉疴。

我母倘若在人世,已是古稀一阿婆。

阿婆阿婆何所似?两眼已花背已驼。

阿婆阿婆何所乐?孙辈围转如陀螺。

昨梦阿婆尚矍铄,今梦阿婆两鬓又染雪几多。

漫道阿婆无颜色,当年阿婆美如荷。

如荷已是天人貌,兼又阿婆赛姮娥。

阿婆静如花照水,阿婆动如柳婆娑。

妹子一见妒意盛,阿哥未酒面色酡。

面色酡,面色酡,一时辰媒车络绎如长河。

或许阿婆金如意,或许阿婆碧玉梭。

怪哉阿婆不为动,可怜媒者徒张罗。

人言道,阿婆正是闺中女,如何不肯思嫁娶?

我说道,阿婆岂为无情举,已把芳心暗自许。

人言道,夫家谅非等闲人,可是上界神一尊?

我说道,非仙非道亦非神,只是凡胎肉泥身。

人言道,然又何德兼何能,众里获此貌倾城?

我说道,逼人英气发眉宇,锦绣文章腹内生。

论才不输曹子建,貌与潘岳有一争。

些小才貌孰可比?待回看一众人等已禁声。

禁声且在四围立,听我为父道平生。

少时负笈海州府,未几名动海州城。

海州城东临苍海,人言将有蛟龙腾。

海州城上来紫气,人言将欲起鲲鹏。

起鲲鹏,起鲲鹏,又谁知其时羽翼尚未丰。

阿婆不择金龟婿,一取剑器走偏锋。

人将阿婆告父母,父母苦劝夜三更。

阿婆横心如磐石,父母力阻恨不能。

思来合情兼合理,终于良缘得玉成。

鸳鸯阁里琴瑟起,梧桐树上凤凰鸣。

忽而天风起苍黄,人或上山或下乡。

我父不恋繁华地,倾将心血付梓桑。

阿婆一谓即我母,其时执教小学堂。

育桃育李无计数,身教言传合矩方。

相夫奉亲不辞苦,好合更期百年长。

孰料祸福难侦知,天妒红颜信不疑。

信不疑。信不疑,纵释我千疑万疑也自欺。

胡乃尔月黑总遇风高夜,

胡乃尔严霜偏打弱花枝

胡乃尔人家犹在酣梦里,

胡乃尔独独我母一去未言辞。

彼我十七正年少,书生意气冲九霄。

兼立高志效我父,一挽长弓欲射雕。

忽来族人泣告我,中庭萱花行将凋。

恨不能,恨不能我生有双飞翼,

十里路,十里路我觉更有万里遥。

所幸单车也解人,我驾单车急飞奔。

嗟我尚在村庄外,低回哀乐已惊闻。

及至行到转角处,兄长泪来已倾盆。

一刹那我觉天地两沉沦,

一刹那更觉中心五内焚。

四十七载成遗恨,三十年我苦觅春。

倩谁告我春归处,除却清明别无路。

而今又是清明日,野陌荒郊人如织。

如织人非断魂人,人皆踏青兼上坟。

我亦携花兼携酒,倾将近事向母陈。

向母陈,向母陈,不知我母彼岸可听真?

子我不才也不庸,行事向不辱家门。

生无媚骨攀权贵,一身直节固清贫。

老父已寿八十五,远亲近邻尚可分。

日日三餐闲无事,子辈奉作掌中珍。

我母得闲多将息,冷暖自有子问津。

经年人事恍如昨,慰我惟有泪殷勤。

殷勤除此别无物,长歌一阙且当哭。

长歌当哭哭无泪,惟见岁岁年年春水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