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网

三观不正的人到底有多恶心多可怕

作者 : 垃圾分类网 发布时间: 2022-01-11 8 人阅读

家丑外扬。

我的父亲属龙、母亲属蛇,如今都已经八十开外,却都是没有底线之人。生养俩兄弟,阿哥比我大六岁属老虎🐯也年近花甲。“子不教父母过”。正因为父母一系列“骚”操作,令阿哥有恃无恐,简直电视剧编剧也无法演绎狗血淋头的真实!

阿哥赶上上世纪八十年代高考“千军万马过独木桥”,草包一个根本不是读书料,父亲见我成绩优异居然联想阿哥也能金榜题名跳出农门,母亲也无脑“深表同意”,赤贫的家庭被阿哥折腾得雪上加霜,父母竟然毫无悔意,结果可想而知,不仅浪费家里可怜资源而且债台高筑,更可恨的是养成阿哥飞扬跋扈的恶疾!

阿哥复读三年无果进大队农机厂做车工,春情萌发单相思厂里美女同学,人家深知其德性自然拒绝,于是阿哥走上“花痴”不归路:

想女人发疯,失眠,寻死觅活,把父母吓坏!商量结果赶紧为其不惜一切代价张罗对象结婚,于是本来贫困家庭走向深渊—

阿哥谈恋爱屡屡失败,去太湖边寻死觅活成习惯,全家人围着他转、生怕有闪失,满足其所有要求。车工出次品,赔一次就要几千、还每年随恋爱失败次数增加而叠加!此时母亲根本不考虑偿还能力,凭三寸不烂之舌到处挪借,债台高筑!

雪上加霜的是,父亲也是个毫无家庭责任感的混蛋:工资交给外面狐朋狗友,连母亲借来造房款项、叔叔委托其买手表自行车的钱,都交代给了外面酒桌!

此时母亲根本不懂止损,根本不给父兄任何压力,只会借借借,虱子多了不痒债多了不穷…1986年阿哥总算结婚,据当时父母讲欠外债3.5万元,其实远远不止!

结婚后的阿哥不还阎王债也罢,竟然不自量力外面胡乱承包金加工车间,赚不到分文却欠下几万承包费用,债又落到父母头上!用父母话说若让其大媳妇知道真相,阿哥那小家必定要散伙!!!可是后果呢?考虑过严重后果没有?

母亲用眼泪把我也拖入泥坑,我上班后的收入成为此原生家庭的救命稻草…杯水车薪啊!债越欠越多根本无法偿还,债务人母亲东躲西藏,自2005年起走上远走他乡的“阎王路”…

为此,我结婚又离婚,深受其害,父母不仅帮不了我,还当我“开银行”。女儿受影响过得不好,可令人发指的始作俑者阿哥还伤口撒盐、颠倒黑白!!!其一家人恶行罄竹难书…

老家拆迁,兄嫂咸鱼翻身。父母放弃房屋任何权利,我考虑当时离婚在即、别和兄嫂找麻烦,也是片瓦无存。兄嫂居然悠然自得,可耻的阿哥甚至想卖高价诈我房款。如今掐指一算,单单房子上就白白损失几百万!

可是老父在兄嫂面前别说公道话了,连个屁都不敢放!母亲居然来电话要我“看她面子善待兄嫂”

而得益者兄嫂唯一女儿还随着其父母恶语相加,骂我是不孝子、遭天谴………

面对这些,我唯能远离,远离,远离。

生产队时期,给社员家掏大粪说不上光荣不光荣。

三观不正的人到底有多恶心多可怕

给社员家掏大粪是为了自己多挣工分养家糊口,如果不给你工分,你也不会去给别人家掏大粪。

三观不正的人到底有多恶心多可怕

记得小时候,过完年出去正月十五,生产队里的社员就开始干活,首先就是每家每户掏大粪,那个年代农民种地没有化肥,大粪就是种地的宝,掏一桶大粪给主家工分,还给掏大粪社员工分。

三观不正的人到底有多恶心多可怕

那个时候虽然掏大粪的活脏点累点,社员们也不嫌弃,只要能挣到工分就行,就像现在打工能挣到钱一样,那个年代的活就是分工不同,不论干什么活大家都是觉得是一样的,生产队里的社员都掏过大粪,没有光荣不光荣,都是为了多挣工分吃饭过日子。

今日回乡下照坟(扫墓),又去老屋里看看,那桐油打过的松木楼板依然挣亮,燕子己早早来筑巢了,现在是三个,往年多许多,或许是这几年没人种早稻了,燕子越来越少了。

三观不正的人到底有多恶心多可怕

常年无人居住,免不了有几处漏水楼板都有些霉了,得用小楼梯爬上天花板上面去托托沟瓦不接去,水多是那儿漏下的,替上小楼梯,楼梯的顶着一小铁器吸引了我,这应该是父亲用过了,他己经走了三十多年,我至小没见过这能按上木柄的铁器父亲用过做什么的,不知干什么用的,相了许多,擦擦干净仍很锋利,图片如下,各位知道做什么用的吗(答案在最后评论里)?

三观不正的人到底有多恶心多可怕

三观不正的人到底有多恶心多可怕

正面

三观不正的人到底有多恶心多可怕

侧面

托了几处的沟瓦,是乎没有了漏的地方,抽梯下来时,见天花板的缝隙间有一处透着金属光泽耀一下眼睛,伸手去摸摸,抽出一小小玲巧的黄烟筒,记得那是八十年代雇请的一个安徽太湖工人杨江虎用的,那时他是绝不离身的,还说了什么七寸9节筷子粗,可挡五十大洋,那时我听得晕晕的,当时家里有二十来个太湖那里的工人都住楼上,只有太湖人会抽黄烟,他们都只同县不同一地方,那里人很作兴黄烟筒,但唯独他那根最漂亮,到清明我们下山发放工资时让他们回太湖种地,他说烟筒被人偷了,宁愿用一个月工资(60元)换回那烟筒,还搜了许多同伴行李和身上都没找到,下半年杨江虎就没来做事了,也忘记了他的地址,那时候都没有身份证,也是他们自己来找事做的,今天我无意中发现这技小烟筒,又不知这人在那里了。(图片如下)

侧面

正面

有些老物件不见得现在用得上,但他记载着那时代情怀和生活方式,只要有地方放留着还是有用的。象上面说多小烟筒,说不定还会找到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