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网

帝彻卡盟:同性恋会不会是一种心理疾病

作者 : 垃圾分类网 发布时间: 2022-01-7 8 人阅读

我们先把同性恋看成一个疾病,那么作为“患者”来说,同性恋者得了这个病以后,会造成身体上和心理上的不适吗帝彻卡盟?

身体上肯定不会,性取向并不影响他的性功能,一个同性恋者完全具备跟异性交配并且生殖的能力。

心理上呢?答案也是不会,性取向为同性恋既不会像精神分裂症一样痛苦,也不会像自闭症一样没法和普通人正常交流。如果说同性恋心理上很痛苦,也并不是这个“疾病”是?带来的,而是社会的其他人的歧视带来的,这种痛苦并不来源于“疾病”本身。打个比方,左撇子其实自己一点也痛苦,但是家长老是因为这个打骂小孩子,小孩子很痛苦。但这个痛苦并不是左撇子带来的,而是来自于父母认为左撇子是坏习惯而来的指责。

总结一下,这个“疾病”在肉体上和心理上都不会给“患者”带来痛苦和不适感,而且还能参与者带来爱和快乐。为什么要把它定义成一种病呢?世界卫生组织在上个世纪就已经把同性恋剔除出精神疾病的范畴了,为什么我们反而又要重新把它定义成心理疾病呢?

既然同性恋不是一种疾病,为什么他会被大多数人反对。同性恋违反了什么?挑战了什么?

我觉得同性恋除了违反和挑战异性恋发明出来的婚恋制度以外,什么也没违反,什么也没挑战。违反自然么?我们现在的衣食住行哪一个是顺应了自然的?人类如果是个顺应自然的物种,就不会爬到食物链的顶端。如果繁殖就等于自然的话,一夫一妻制也违反自然,多夫多妻制更适合繁殖不是么?动物界的动物失去繁殖能力以后就会被族群抛弃,因为老去的动物活着只会跟后辈争夺资源。那我们赡养老人是不是也违反自然?生老病死是自然,那我们的医疗是不是违反自然呢?自然界就是弱肉强食,那我们的法律是不是也是违反自然的呢?

人类从来不懂自然,人类只懂规律,并按照这个规律制定规则,并把它变成真理。

我估计当时的瓦剌人看到这个问题一定会表示我们确实想卷土重来去明朝抢劫,奈何有饿虎拦路,实在过不去啊!另外你还当我们是当年统一诸部的“天圣大可汗(也先)”时代呢?现在跑慢点脑袋都难保了!

帝彻卡盟:同性恋会不会是一种心理疾病

瓦剌其实没有很多人想的强大首先咱们得弄明白一个事儿,土木堡之变中明朝的局域对手确实是瓦剌,但是整体对手其实应该叫蒙古诸部联军。也先是兵分四路进攻明朝,但东路进攻辽东的是名义上的草原共主、黄金家族后裔脱脱不花(鞑靼)和兀良哈部。而西路进攻甘州的是鞑靼部的阿噶多尔济。

帝彻卡盟:同性恋会不会是一种心理疾病

中路那两支军队倒都是瓦剌人,但是进攻宣府的阿剌知院也不是也先的嫡系,他相当于是瓦剌部里的独立军阀。也先真正能掌控的军队就是跟他进攻大同一线的那些,说起来数量并不多。

帝彻卡盟:同性恋会不会是一种心理疾病

其实这是草原上的惯性,多数有名的什么什么汗其实就是个盟主,不一定哪天就得被人挂掉。只是土木堡那阵子正好也先是盟主,但他的实力其实并不完全来自本身努力,是爷爷马哈木,老爹脱欢两代人跪舔明朝换来的。

帝彻卡盟:同性恋会不会是一种心理疾病

明朝草原部族的实力消长规律在明朝的中前期其实有个挺好玩的规律,大抵以朱棣晚年做个基准线,往前推的话蒙古诸部谁在东边和南边铁定倒霉。那阵子明朝正好处于上升期,军事力量强大,骄兵悍将见树都想踹三脚,挨着这帮大爷基本就是挨虐。

但是朱棣开始对草原玩平衡战术之后这个局面就有了改变,在永乐年间东南方向的部族属于拼点子时期,可能明朝会跟你做生意扶植你,也可能看你不爽暴打一顿。也先的爷爷马哈木就吃足了苦头,打一巴掌给个甜枣的事儿没少摊上。

朱棣死后明朝开始失去扩张的欲望,草原的局势就又开始发生变化,因为明朝不再频繁出塞作战,这时候在东南边的部族就开始有便宜可占。没重大军事威胁的情况下,离明朝越近做生意就越方便,越境抢劫更方便。到了后来草原诸部彼此厮杀,争的就是谁能占住东南方,想来这也挺黑色幽默的。

作死的也先明白了草原部族实力消长的问题,咱们也就知道瓦剌为什么能够崛起,归根结底他们的实力是来自明朝,明朝大量的物资输出成就了他们。然而土木堡之后也先同学干了一件很败人品的事儿,把所有人都给惹毛了。

首先他把名义上的老大脱脱不花给收拾了,可又没杀死人家,于是黄金家族的老大跑进了兀良哈的地盘,这两家暂时合流了。然后他在景泰四年告诉明朝找到了元朝的传国玉玺,老子要自己当大汗,你们把衣服器具给我准备好。

这下他算彻底捅了马蜂窝,他不明白汉人对于正统的重视程度,以及对于祖先遗志的尊重程度。那个传国玉玺正是朱元璋拼了老命都没拿到手的东西,引为平生三大恨事之一。你过来抢劫明朝可以叫入贡,你杀了官员明朝可以装不知道,甚至你俘虏了皇帝明朝也可以叫北狩,唯独你拿了那玩意儿不行!

崩裂的瓦剌面子问题大过天的明朝君臣终于被也先气疯了,回书拒不承认也先的地位,把跟他的一切生意全给停掉。还顺手和也先的副手阿剌知院眉来眼去,准备给瓦剌来一次战略再平衡。

于是也先同学就开始悲剧了,他当上大汗以后突然发现四面皆敌,外面鞑靼、兀良哈和明朝都关系险恶,内部大儿子和副手又虎视眈眈。没等一年过去阿剌知院就开始造反,1455年(也有资料显示是1454年)还派人暗杀也先。

失去了共主的瓦剌瞬间就分崩离析,也先的长子、次子和阿剌知院三方争斗不休,还没等分出胜负的时候那边鞑靼又出兵了。孛来带着新立的黄金家族大汗杀了阿剌知院,又一步步把瓦剌诸部打出了蒙古东部,赶去西北边喝风,曾经强大的瓦剌帝国就这么完茄子了。

总结起来吧,1457年于谦被害时也先最起码都挺尸两年了,瓦剌也被打的接近不了明朝边关。别说他们没实力再卷土重来,就算有实力也得先过鞑靼那关。事实上之后多年袭扰明朝边关的都是鞑靼部,明朝也习惯性的把鞑靼的可汗称为小王子。扯淡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