垃圾分类网

延熙卡盟:废牧复史:论蜀汉“不置州牧”

作者 : 垃圾分类网 发布时间: 2022-01-8 16 人阅读

两汉之州牧又名牧伯延熙卡盟,即地方最高军政长官。但蜀汉的州牧,自诸葛亮死后便不见记载。

延熙卡盟:废牧复史:论蜀汉“不置州牧”

从辖区范围看,蜀汉偏居西陲,领地有限,因此应该仅设益州牧一职而已。其实不然。

延熙卡盟:废牧复史:论蜀汉“不置州牧”

蜀汉虽然仅占一州之地,但吴蜀“交分天下”之后(229),蜀汉在名义上还占据并、凉、冀、兖四州,以及半个司隶校尉部。因此可供授受的头衔并不为少。

延熙卡盟:废牧复史:论蜀汉“不置州牧”

刘备生前自领益州牧;刘备之后(223)唯有诸葛亮称“牧”;诸葛亮之后(234)蜀汉的地方长官不再称“牧”,均称“刺史”。

延熙卡盟:废牧复史:论蜀汉“不置州牧”

同时代的曹魏与孙吴依然保留着州牧的旧称,因此蜀汉“废牧复史”的行为便显得尤其古怪。本文想就这一历史现象,探讨其始末成因。

延熙卡盟:废牧复史:论蜀汉“不置州牧”

本文共 4700 字,阅读需 9 分钟

刺史与州牧的历史源流开篇先简要梳理“刺史”与“州牧”的历史源流。

刺史源自“御史”,负监察职能;最初需要巡视州中郡国,还需要亲自向朝廷进行工作汇报。

随着刺史的权势逐渐增加,便不再巡行移动,而是待在固定治所;向中央奏事也可通过僚属代办,不必事必躬亲。

诸州(刺史)常以八月巡行所部郡国,录囚徒,考殿最。初岁尽诣京都奏事,中兴(指东汉建立)但因计吏。–《续汉书 百官志》

这样,刺史便由“居无定所”的监察官,演化为“坐镇一方”的军政首脑。

西汉成帝时代,刺史一度改称州牧,哀帝时复称刺史。

十二月,罢部刺史,更置州牧。–《汉书 成帝纪》

罢州牧,复刺史。–《汉书 哀帝纪》

两汉之交的新莽与更始政权,复置州牧。至刘秀建立东汉,又将之废为刺史。

是岁(建武十八年),罢州牧,置刺史。–《后汉书 光武帝纪》

东汉灵帝末年,暴乱迭起,汉廷对地方州郡完全失去控制。为了应对这一情况,在太常刘焉的建议下,灵帝再度恢复州牧制度,史称“废史立牧”。

刘焉建议废史立牧

刘焉的理由是“刺史威轻,既不能禁;改置牧伯,镇安方夏”。换言之,州牧可以视作“地位加强版”的刺史。

灵帝政化衰缺,四方兵寇,(刘)焉以为刺史威轻,既不能禁,且用非其人,辄增暴乱,乃建议改置牧伯,镇安方夏。–《后汉书 刘焉传》

在灵帝的安排下,太常刘焉任益州牧,太仆黄琬任豫州牧,宗正刘虞任幽州牧。

(刘)焉为监军使者,领益州牧,太仆黄琬为豫州牧,宗正刘虞为幽州牧,皆以本秩居职。–《后汉书 刘焉传》

彼时(188)出任州牧者,均是汉廷九卿;可知“废史立牧”之后,这批新任州牧的秩阶应等同于九卿,即中二千石。

太常,卿一人,中二千石。本注曰:掌礼仪祭祀。太仆,卿一人,中二千石。本注曰:掌车马。–《续汉书 百官志》

汉制,郡守秩二千石;刺史秩初为六百石,后升至二千石。

孝武帝初置刺史十三人,秩六百石。成帝更为牧,秩二千石。建武十八年,复为刺史。–《续汉书 百官志》

由于灵帝时的州牧“皆以本秩(中二千石)居职”,因此便不再有“威轻,既不能禁(郡守)”的问题,成为名副其实的地方首脑。

东汉末年,汉廷将“刺史”与“州牧”视作同一官阶系统,刺史当得好,即可晋升为州牧。比如荆州刺史刘表,晋为荆州牧;徐州刺史陶谦,晋为徐州牧等等。

(刘表)代王叡为荆州刺史……李傕、郭汜入长安,欲连表为援,乃以(刘)表为镇南将军、荆州牧。–《魏书 刘表传》

徐州黄巾起,以(陶)谦为徐州剌史……天子都长安,四方断绝,(陶)谦遣使间行致贡献,迁安东将军、徐州牧。–《魏书 陶谦传》

这种情况,就类似于曹魏的四征、四镇将军,在职有功,即可晋升为“征、镇大将军”。比如曹休由“征东将军”晋升为“征东大将军”,夏侯尚由“征南将军”晋升为“征南大将军”等等。

(曹休)迁征东将军,领扬州刺史,进封安阳乡侯。(文)帝征孙权,以休为征东大将军。–《魏书 曹休传》

文帝践阼,更封(夏侯尚)平陵乡侯,迁征南将军……(夏侯尚)勒诸军击破上庸,平三郡九县,迁征南大将军。–《魏书 夏侯尚传》

州牧既然拥有无与伦比的名分地位,便引来汉末群雄的狂热追求。比如袁术,便同时兼称二州州牧(扬州牧、徐州伯)。

(袁术)将其余众奔九江,杀扬州刺史陈温而自领之,又兼称徐州伯。–《后汉书 袁术传》

袁术兼领徐州伯、扬州牧

再比如刘备,同时兼称三州州牧(豫、荆、益)。当然,袁术与刘备的州牧,大抵属于擅自封拜,矫诏乱命(刘备的豫州牧除外)。

左将军领司隶校尉豫、荆、益三州牧宜城亭侯(刘)备,受朝爵秩,念在输力,以殉国难。–《蜀书 先主传》

不难看出,州牧在名义上的威势过重,西汉与东汉都对州牧一职“设而旋废”。这可能也是蜀汉废置州牧的原因之一。

蜀汉的州牧与刺史蜀汉的历史中,曾被冠以“州牧”或“司隶校尉”头衔的人物,可考者有四。其一是刘备,其二张飞,其三是马超,其四是诸葛亮。

刘备的情况比较特殊,他同时兼称三州州牧,即豫、荆、益三州(见前文引注),又自领司隶校尉。

在刘备的“结衔”中,只有豫州牧是来自汉廷封拜。荆州牧、益州牧与司隶校尉,或是群下推荐,或是擅自冒领,均属伪职。

不过豫州牧虽系实封,彼时的豫州却已不在刘备手中。荆、益州牧虽是擅署,二州地盘却被刘备实控。

刘备称帝时(221),授张飞为司隶校尉,授马超为凉州牧。不过无论是司州还是凉州,与蜀汉均无干系,纯系遥领,固无足论。

章武元年,(张飞)迁车骑将军,领司隶校尉。–《蜀书 张飞传》

章武元年,(马超)迁骠骑将军,领凉州牧。–《蜀书 马超传》

刘备之后(223),又有诸葛亮领益州牧。

建兴元年,封(诸葛)亮武乡侯,开府治事。顷之,又领益州牧。–《蜀书 诸葛亮传》

彼时的诸葛亮摄行国政,是蜀汉的实际统治者。刘禅垂拱而治,甚至开玩笑般表示“政由葛氏,祭则寡人”。侧面反映出益州牧的特殊地位。

政事无巨细,咸决于(诸葛)亮。–《蜀书 诸葛亮传》

及(刘)禅立,以(诸葛)亮为丞相,委以诸事。谓亮曰:“政由葛氏,祭则寡人。”–《魏略》

刘禅:政由葛氏,祭则寡人

诸葛亮死后(234),蜀汉不再设置州牧,所有的地方长官,一律改称刺史。

这里要特别强调一点,即蜀汉的版图范围。

按蜀汉的实际辖区而言,它仅占据益州一州。因此实际封拜时,应该仅有“益州牧”一个选项。然而实际执行时,蜀汉有五个“州牧”或“刺史”的头衔可供选择。

这与特殊的历史背景有关。自吴黄龙元年(229)之后,吴蜀二国便达成协议,约定灭魏之后平分疆土,史称“交分天下”。

在交分天下的协定中,吴国分到了徐、豫、幽、青四州,蜀汉分到了并、凉、冀、兖四州;至于司隶校尉部,则东西两分。

孙权与(陈)震升坛歃盟,交分天下:以徐、豫、幽、青属吴,并、凉、冀、兖属蜀,其司州之土,以函谷关为界。–《蜀书 陈震传》

此次领土分割协定,虽然看上去荒诞不经,但吴蜀两国的态度却颇为诚恳,还各自委任了地方长官。当然,这些所谓的地方长官,均为遥领虚封,实际意义有限。

需要注意,在交分天下之后,吴蜀二国在地方长官的名称上存在较大差异。吴国授予的头衔为“州牧”,蜀汉授予的头衔则为“刺史”。

在东吴政权中,贺齐为徐州牧、朱然为兖州牧、步骘为冀州牧;后来随着曹魏内部动乱,东吴又任免魏将文钦为幽州牧、诸葛诞为青州牧。

(贺齐)迁后将军,假节领徐州牧。–《吴书 贺齐传》

(孙)权称尊号,(步骘)拜骠骑将军,领冀州牧。–《吴书 步骘传》

黄龙元年,(朱然)拜车骑将军、右护军,领兖州牧。顷之,以兖州在蜀分,解牧职。–《吴书 朱然传》

吴蜀交分天下,各置州牧、刺史

在蜀汉政权中,魏延、姜维先后出任凉州刺史,蒋琬、费祎相继出任益州刺史,邓芝、宗预出任兖州刺史,张翼出任冀州刺史,廖化出任并州刺史。诸如此类,不一而足。

景耀二年,(张翼)迁左车骑将军,领冀州刺史。–《蜀书 张翼传》

(宗预)后为镇军大将军,领兖州刺史。–《蜀书 宗预传》

(廖化)稍迁至右车骑将军,假节,领并州刺史。–《蜀书 廖化传》

蜀汉“不设州牧”原因猜想刘备在世时,蜀汉政权中曾广泛存在过州牧一职。刘备死后(223)唯有诸葛亮一人出任过州牧。诸葛亮死后(234)州牧便不见记载。这不能不引起注意。

其实不仅是诸葛亮死后州牧不见记载,诸葛亮摄政期间,州牧的头衔也仅被授予葛氏一人。

举例而论,彼时的江州都督李严,曾试图分割益州东部,自设巴州,遂求为“巴州刺史”。

(李)平(即李严)穷难纵横,无有来意,而求以五郡为巴州刺史。–《蜀书 李严传》

李严挂“尚书令、中都护、兼统内外军事”的头衔,且挟托孤大臣之尊,与诸葛亮地位相似。

先主疾病,(李)严与诸葛亮并受遗诏辅少主;以严为中都护,统内外军事。–《蜀书 李严传》

按理说,诸葛亮为益州牧,李严也应该“求为巴州牧”;但实际执行时,李严仅仅“求为巴州刺史”,在名分上主动矮了诸葛亮一头。

诸葛亮生前,又有魏延出任凉州刺史、李恢出任交州刺史,但二人均不得为州牧。

诸葛亮驻汉中,更以(魏)延为督前部,领丞相司马、凉州刺史。–《蜀书 魏延传》

遂以(李)恢为庲降都督,使持节,领交州剌史。–《蜀书 李恢传》

从上述案例可以看出,诸葛亮秉政时期(223-234),蜀汉内部的州牧确实唯有其一人而已。

诸葛亮死后,其继承人蒋琬、费祎,也仅出任益州刺史,不再称益州牧。

(诸葛)亮卒,以(蒋)琬为尚书令,俄而加行都护,假节,领益州刺史。–《蜀书 蒋琬传》

(蒋)琬固让州职,(费)祎复领益州刺史。–《蜀书 费祎传》

同时,丞相之号也自此废置。蒋琬、费祎、姜维均称大将军,不再使用丞相头衔。

蜀延熙十四年(251)大将军费祎曾返回成都,询问术士“都邑有无宰相之位”。可见彼时丞相一职,早已不复存在。

(延熙)十四年夏,(费祎)还成都,成都望气者,云都邑无宰相位(指星象预兆),故冬复北屯汉寿。–《蜀书 费祎传》

诸葛亮卒后,蜀汉不设丞相,亦不设州牧

通过上述事件可以大致推测,诸葛亮生前应该便对“州牧”的授予有所限制;诸葛亮死后蜀汉便不再设置州牧,一律改称刺史。

理由前文已经提到,即“刺史威轻”,名义上方便控制。

诸葛亮生前肩负北伐重任,出于权宜之计,不得不担任益州牧,以“镇安方夏”的名分统率诸军。

这种行为的负面影响是显著的。在蜀汉部分官僚眼中,诸葛亮“身仗强兵,狼顾虎视”,已经对皇权构成威胁。

(诸葛)亮卒,后主素服发哀三日,(李)邈上疏曰:“(诸葛)亮身杖强兵,狼顾虎视,五大不在边,臣常危之。”–《华阳国志》

诸葛亮死后(234),蜀汉再无类似的经国大才,占据最高名分的“州牧”也便不宜继续存在。

自此,蜀汉之中再不见州牧一职。无论是蒋琬、费祎还是姜维,一概冠之以刺史的名号。蒋、费是益州刺史,姜维是凉州刺史。

(延熙)六年,(姜维)迁镇西大将军,领凉州刺史。–《蜀书 姜维传》

比较有趣的一点,是刘禅未像刘备一般兼领刺史或牧伯。后主时代,所有的益州牧或益州刺史,均由权臣担任。

不过无论是蒋琬、费祎还是姜维,实际并不常驻于都畿地区。

蜀汉的历任大将军,均驻扎汉中,轻易不会返回成都。这也侧面避免了相权对君权的侵蚀,保证了君臣可以和睦相处。

小结刺史与州牧的设置问题,以蜀汉政权最具分析价值。

蜀汉自诸葛亮死后便不设州牧;且诸葛亮在世时,州牧也唯有其一人而已,其余诸人,只能退求其次。即使尊贵如李严,也只敢“求为巴州刺史”。

相比之下,魏、吴两国既设刺史,又设州牧。究其根源,大概是魏吴领土广袤,没有蜀汉偏居一隅的弊端。

虽然“交分天下”之后,蜀汉的名义土地大大增加,但实际辖区却仅有益州一州,因此在地方长官的任免问题上,确实需要花费心思。

州牧有“镇安方夏”的名分优势,对于地狭民贫的蜀汉而言,不免显得权势过重。刘备、诸葛亮功德巍巍,自然可以出任州牧,但诸葛亮死后,“诸将才不及之”,便不宜继续设置州牧一职。

先主时,惟法正见谥;后主时,诸葛亮功德盖世……亦见谥。–《蜀书 赵云传》

诸葛亮将自征之,(王)连谏……(诸葛)亮虑诸将才不及己,意欲必往。–《蜀书 王连传》

刘禅虽然对军政事务兴趣有限,但也懂得维护权力的道理。州牧威重,难以驾驭,刺史威轻,更好控制。从执行层面看,刘禅无疑沿用并拓展了诸葛亮时代的旧制。

概而论之,无论是灵帝的“废史立牧”,还是蜀汉的“废牧复史”,其实均是对时代潮流的顺应之举。当然,关于蜀汉“废州牧、设刺史”的原因猜想,本文权作一家之谈,抛砖引玉,与读者共勉。

我是胖咪,头条号历史原创作者。漫谈历史趣闻,专注三国史。从史海沉钩中的蛛丝马迹、吉光片羽,来剖析展开背后隐藏的深意。

Thanks for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