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724是一种肿瘤标志物ca242验血报告是什么,也是糖类抗原家族中的一员,是检测胃癌和各种消化道癌症的化验指标之一。

ca242验血报告是什么:糖莲抗原724是什么指标呢?

那么,什么是肿瘤标志物呢?肿瘤标志物(tumor marker)是反映肿瘤存在的化学类物质。它们或不存在于正常成人组织而仅见于胚胎组织,或在肿瘤组织中的含量大大超过在正常组织里的含量,它们的存在或量变可以提示肿瘤的性质,借以了解肿瘤的组织发生、细胞分化、细胞功能,以帮助肿瘤的诊断、分类、预后判断以及治疗指导。

糖类抗原是一种重要的肿瘤标志物,它的发现可以追溯到20世纪80年代,有专家利用杂交瘤技术获得了能识别肿瘤特异性大分子糖蛋白抗原(carbohydrate antigen, CA),并研制了单克隆抗体识别系统。CA是肿瘤细胞的相关抗原。常用的CA系列就有:CA 125(卵巢癌相关抗原);CA 19-9(胰腺、肠癌相关抗原);CA 15-3(乳腺癌相关抗原)和CA724(胃癌相关抗原)。

虽然CA724被称为胃癌相关抗原,需要说明的是,它也只是一个非特异性肿瘤标志物,这一指标升高并不代表一定就是患了胃癌,只是说它主要见于胃肠道和卵巢肿瘤,对胃癌、卵巢粘液性囊腺癌和非小细胞肺癌敏感度较高。

如果检查发现CA724等肿瘤标志物增高,不要恐慌,还需综合判断。其实,肿瘤标志物增高除了与恶性肿瘤的发生有关外,就受检者而言,各种部位,如胃、肠道、肝胆、泌尿生殖系统、肺部等处的炎症、感染,肠道息肉、炎性增生,皮肤疾病如银屑病,胆汁淤积,肝肾功能不良等,均可导致CEA、CA199、CA50、CA724、CA125、PSA等肿瘤标志物的低度增高。许多肿瘤标志物在怀孕妇女中也低度增高,甚至有些育龄妇女是在体检中因肿瘤标志物增高才发现是怀孕所致。但是,需要注意的是,持续、大量的肿瘤标志物增高,需警惕同时伴有癌症。

常见的肿瘤有哪些标志物?

几种常见的肿瘤标志物的临床意义,仅供大家参考。不要简单地对号入座,要找专科医生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分析解读。

癌胚抗原(CEA)是大家最普遍看到的一个肿瘤标志物。癌胚抗原的升高提示我们要注意排除上皮性恶性肿瘤,特别是结肠癌、胃癌、胰腺癌等消化系统肿瘤,当然,它的意义不仅于此,它对肺癌、乳腺癌、卵巢癌、膀胱癌、宫颈癌、子宫内膜癌等也有一定的参考意义。总的来说,它的数值升得越高,意义就越明确,癌症越是晚期,癌症病灶越广泛,癌胚抗原数值可能越高,但不是一定这样,因为癌症晚期也可能数值并不太高,甚至可能正常。由于很多种癌症都可能会有癌胚抗原升高,所以它对鉴别哪一种癌症并没有太多帮助。CEA升高并不是一定患癌,吸烟的人、有溃疡性结肠炎、胰腺炎、结肠息肉、活动性肝病的人,CEA也可能升高。因此,发现CEA升高,既要重视,也不必过度恐慌。

CA125(糖基抗原125)。属于卵巢癌相关抗原,对协助诊断卵巢癌(卵巢上皮癌)有较大价值,很多卵巢癌患者会伴有CA125升高,对女性而言,如果CA125明显升高,我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要排除卵巢癌可能。但它的意义并不仅仅是限于卵巢癌,除卵巢癌可能会明显升高外,胰腺癌、食管癌、胃癌、子宫内膜癌、输卵管癌、肺癌等都有可能会有CA125升高,甚至明显升高。另外,除了对诊断的提示意义外,CA125升高与肿瘤负荷增加也有关,因此它另一个更重要意义是对那些已经确诊卵巢癌的病人进行治疗后的疗效监测和病情随访,有时甚至成为唯一的疗效判断参考指标,某种程度上堪称是卵巢癌治疗的疗效监控“晴雨表”,当然这个只对那些CA125明显升高的病人,有的卵巢癌CA125从诊断时一直都是正常的,那它就没有什么指导价值。

和其他肿瘤标志物一样,得了癌症CA125不一定会升高,而升高也不是一定就是癌症,但非癌症的情况下多数升高幅度较小,比如CA125的轻度升高可见于子宫内膜炎、子宫内膜异位症、良性的卵巢肿瘤、急性胰腺炎、肝炎、腹膜炎等。因此,发现CA125的升高,先不要急着恐慌,要找专科医生根据具体情况分析。

CA153(糖基抗原153)。属于乳腺癌相关抗原,对乳腺癌的诊断有较高的特异性,如果女性CA153指标明显升高或进行性升高,首先要想到乳腺癌可能,但也只是 “可能”,不管这个指标升多高,它不能作为确诊乳腺癌的依据,而且它的价值主要体现在中晚期乳腺癌,敏感性较差,并不适合作为发现早期乳腺癌的指标,容易漏检,因为多数乳腺癌早期CA153并不升高。

其他癌症也可能CA153升高,比如卵巢癌、肺腺癌、胰腺癌、大肠癌等,当然CA153对乳腺癌的提示意义比其他癌症更大一些。除了协助诊断,CA153也同样可作为乳腺癌病人治疗的疗效监测、预后判断、病情随访的重要参考指标。此外,某些良性乳腺疾病或某些非癌症良性疾病也可能会有CA153升高,但多数升高并不明显,也不会进行性升高,这个是所有肿瘤标志物的共同注意事项。

CA199(糖原抗原199)。属于胰腺癌相关抗原,对于胰腺癌的诊断有较特殊的指示意义,如果发现CA199明显升高,或者进行性升高,要首先想到胰腺癌的可能,要进一步检查以便确诊或排除。同时它也是消化道肿瘤相关的抗原,胃肠道癌症、肝癌、胆管癌等其他消化系统癌症也可能有较明显的升高,非消化系统癌症如卵巢粘液性癌、宫颈癌等也可能会有升高。CA199除了有诊断的提示意义,更主要用于胰腺癌等的治疗疗效监测,通常手术后一周左右CA19-9可降至正常,如果持续不下降或下降后又升起来,提示癌症病灶残留或复发可能。某些良性疾病,比如急性胰腺炎、胆道结石胆管炎等也可能轻度升高。

AFP(甲胎蛋白)。AFP在肝癌临床诊断中的价值举足轻重,AFP检测结合临床的病史和影像检查信息,就可以从临床上诊断原发性肝癌。AFP还可以作为肝癌的疗效监测指标和预后评估参考指标。但要注意的是,肝癌也可能AFP正常,对AFP正常而又怀疑肝癌时,应该进一步通过其他检查来明确诊断,而千万不要以为AFP正常就肯定没事,就认为肯定不是肝癌,这是大错特错。而反过来,AFP升高也不一定就是癌症,比如肝炎、肝硬化、妊娠也会AFP升高。

另外,AFP还可以作为协助诊断生殖系统的癌症如女性卵巢生殖细胞肿瘤、男性睾丸肿瘤的指标。肝的转移性肿瘤(继发性肝癌),也就是由其他部位的癌症转移到肝脏的肿瘤,比如结肠癌肝转移,胃癌肝转移,AFP也可能升高。所以,那怕是像AFP这种对肝癌有较强的针对性指示意义的肿瘤标志物也存在很多复杂情况,必须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

PSA(前列腺特异抗原)。从名称上就可以知道它是一种前列腺癌相关的肿瘤标志物,它只表达于前列腺导管上皮细胞,是为数不多的器官特异性肿瘤标志物之一,这种严格的器官定位和细胞类型特异性使它成为前列腺癌的一种比较特异的诊断标志物,包括游离的PSA(fPSA)和总PSA(TPSA),对诊断前列腺癌意义举足轻重,主要用于前列腺癌的诊断和鉴别诊断,同时PSA的升高与肿瘤的负荷量呈相关,也就是肿瘤越大越晚期,它的数值可能越高,当然这个不是绝对。同样,PSA也可以用于前列腺癌的治疗疗效监测和预后判断以及随访病情监控。此外,良性前列腺肥大或增生也可能会有PSA轻度升高。

SCC(鳞癌相关抗原)。是一种鳞癌相关的抗原,主要用于鳞癌(比如肺鳞癌、食管鳞癌、宫颈鳞癌、头颈鳞癌)的辅助诊断。同时,这个标志物的水平与肿瘤负荷、肿瘤细胞的活跃程度相关,因此也可用于食管鳞癌、肺鳞癌等的治疗疗效监测。肿瘤在进行根治性切除后,血清中的SCC水平可下降直至正常。

CyFRA211(细胞角蛋白19片段)。同样是一种鳞癌相关的标志物,它在肺癌病人的血清中含量最高,因此对肺鳞癌的敏感性最高,血清中CyFRA211的水平与肺鳞癌病人的病程存在一定的正相关,因此它对肺鳞癌的疗效监测等有辅助判断参考价值。当然,它对其他部位的鳞癌(比如食管鳞癌)也有一定的参考意义。

NSE(神经元特异性烯醇化酶)。它是神经元和神经内分泌细胞特有的一种酶,在小细胞肺癌、神经内分泌肿瘤、神经母细胞瘤、精原细胞瘤中有过量的表达,因此可作为这些肿瘤的肿瘤标志物,是小细胞肺癌和神经母细胞瘤较为特异的诊断标志物。由于血清NSE的水平高低和小细胞肺癌的进程密切相关,是小细胞肺癌的高特异性、高敏感性的标志物,因此可用于小细胞肺癌的疗效观察和复发监控,比如治疗前NSE明显升高,经过治疗后癌症病灶明显缩小,NSE数值也会相应下降,直至恢复正常,但如果病情恶化或复发时,NSE水平又可能再次升高。NSE对小细胞肺癌的预后判断也有价值,比如在治疗前,血清NSE显著升高的病人比那些升高不明显的人可以预后更差。NSE升高多见于晚期病人,不能把它作为小细胞肺癌的早期诊断指标,不能因为NSE指标正常就认为没有得癌症。

β-HCG(人绒毛膜促性腺激素-β亚基)。正常情况下不能产生激素的组织,在癌变后可能会出现某种或某几种激素的分泌,β-HCG就是其中之一。它是诊断早孕的一种指标,尿或血液β-HCG检测阳性提示怀孕(正常妊娠或宫外孕)。但某些癌变后的组织也可能分泌β-HCG,比如绒毛膜上皮癌、葡萄胎、侵袭性葡萄胎、睾丸癌,因此,β-HCG可用于以上这些癌症的诊断和疗效监测、随访监测,甚至是唯一的疗效和病情监控指标。此外,卵巢癌、子宫内膜癌、宫颈癌、肝癌、乳腺癌等也可能会有轻度升高或阳性反应,要注意鉴别。

其他如ALP(碱性磷酸酶)、LDH(乳酸脱氢酶)、CT(降钙素)、抗EB病毒相关抗原的抗体等也可作为某种或某些肿瘤相关标志物,在协助诊断、疗效监测、预后判断等方面会有一定的参考价值。

通过以上对各个常用肿瘤标志物的逐一分析,可以将肿瘤标志物的价值归结为五个方面:辅助诊断、协助鉴别诊断、观察疗效、监测复发、预后判断,当然不同标志物作用不一样,价值大小和侧重点也不一样,要根据具体情况进行具体分析解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