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见过最令人讨厌的家长是什么样的

我从教31年,所有家长普遍很好,只是有一位家长让我心存芥蒂,但谈不上恶心。

你见过最令人讨厌的家长是什么样的

记得二十年前,我带班主任,班上有个孩子叫幹(化名)的,在一次家庭经济情况调查时(学校作为免学费和助学金发放的依据),要填一个表。表里将家庭困难情况分成四等,ABCD四类,其中D类最为贫困。而这个叫淦的男孩,填写的是D,也就是说家庭经济很差的一类。看那孩子,平时穿着也很普通,看不出有什么特别,为人也很低调,所以,根本没想到什么。

你见过最令人讨厌的家长是什么样的

过了两星期,数学储老师(是我以前的学生)对我说:“老师,我看你上次调查表里,幹填写的是D级类别的啊。”我说,是的吧。拿来一看,我又说,没什么啊,他家可怜嘛。

储老师又说,老师,你不知道,他家特别有钱,贩卖茯苓到亳州,是大老板。有一年茯苓金银花大涨价时,他一年就赚了一百万。储老师以前就了解他家情况。

一听这话,那时比较年轻,气不打一处来,就拿着《家庭经济状况调查表》到班上,询问孩子们:“同学们,认真对照检查一下,家庭经济状况是否和自己填写的相符。有没有互相了解的,欢迎向班主任反映情况。据我了解,有同学家庭经济条件很好,却填写成D的,赶快自己私下里,到班主任处改一下。”

等了一下午,没孩子来,晚自习之前还没有人来。第二天,那个幹的父亲打电话来了。我那时才买的南方高科手机,都还不会怎么弄[捂脸]。家长在电话里,一再解释,他家儿子不知道家里的经济状况。小孩子不管家里的事。

我也不好多说,就说,没什么啊,把表改过来就行了,简单。你家不用填写贫困等级吧?他说,是的,从没想过要救助。

接下来,他就非来我家拜访不可。我一再拒绝。不知怎么的,他找到了我家,生意人的能量是很大的。带来了一条金皖(在那时很少有吃得起这种烟的,一般普皖就125元一条,红皖就175元一条,金皖250元呢。那时我们工资才四百多点),还有其他特产之类的,没细看。我拒绝了。

这能收吗?如果收下,且不说受贿。那不成了,要挟学生吗?哪能这样做人呢?如果收下,不就坐实了我找茬吗?故意索贿吗?我觉得,在这个家长眼里就把我看扁了,故意来这一曲。

他悻悻地走了。第三天又换了一种方法,说要请班上所有老师吃饭。说了好几次。我说不用这样,本来就没什么事,孩子把表改了,就行了,又不影响班级救助工作。也许这个家长疑心重,总是缠着我不放,真烦人。我就叫数学储老师去沟通,储老师是我学生,之前又了解这个家长。

后来,我们去学校旁边一家小饭店里吃了饭。席间,有人喝酒嘛。那家长开瓶盖,瓶盖有奖,一美元或者五元人民币的那种。直接把瓶盖往储老师面前一丢,这个给你!弄得储老师很不好意思,接也不是,不接也不是。商人眼里根本不把老师当人看。

三年过去了,他家孩子考取了一个理想的大学。

那年暑假,幹来领录取通知书,学校要求邮政邮寄档案,所以他就把档案交给邮政局办事人员(邮政局有办事人员在我校领通知书那里办公)。交了18元钱。

晚上,那个家长打电话来了:某老师,怎么回事啊?我家孩子档案,是不能投递的,是要自己带过去的!他通知上写明了,要自己带去的!你们学校简直胡搞!不就是想做生意吗?强行要孩子交钱邮寄档案!

我说,我还不知道呢!今天下午不是我值班啊。

你不知道?你是班主任,你不知道?

口气很重,每句里都是埋怨。

我说,我来问问,是哪个老师值班。

他说,你赶快问,否则后果自负。

真是气炸了。但不敢发作。

我好不容易打听到是九班的班主任值班,就问了一下,他说他也不知道。因为幹根本就没对他说要自带档案去大学。

我就一五一十地对幹家长说了,结果,他说,我要投诉你们,你赶快去邮政局把我孩子的档案拿回来!

我说,那怎么行呢?还不如你自家去吧!孩子有快递号,我什么信息都没有啊。怎么去要回。

他打电话时,已经是晚上了,邮政局已经下班了,怎么去要回?

我说,你不要急,明天一早就去邮政局,如果要得回来,就更好。要不回来,也不要着急,打电话给大学招生办,问一下,怎么处理这事。应该不是问题。

他就是不听,反复强调,要班主任负责。

把我惹急了,我说,没什么事,我也提出解决问题的办法了,你不干。那你想咋地咋地!

家长就找我要校长的电话,他说,直接找校长。我想这么点小事,闹到校长那里,不好吧?

我就再安慰他,不碍事。不影响去大学报到。

但无济于事,他要去了号码。我就心里宽慰自己,幸好不是自己值班。

不过,我焦急地等了几天,再也没有消息了。再等了两天,才放下心来。至于他怎么解决这问题的,就不得而知了。

孩子在读,就是孙子;孩子一毕业,就是大爷!这样的家长真是第一次见到,希望也是最后一次见到。

这以后,我只带过一两届班主任。实在不敢当班主任了,因为家长形形色色,百人百性。一人难足十人愿。

后来,和我学生(储老师)聊起幹家长,学生说,幹以前就这样骗过救助,家长知道,却从不阻止。学生又说,他去找校长,校长把他骂了一顿,说他家也有责任,乖乖的从邮政局拿回了孩子的档案。

你们有木有遇到这样奇葩的家长?欢迎关注留言评论。

声明:本站部分文章由网友提供。如无特殊说明或标注,任何个人或组织,在未征得本站同意时,禁止复制、盗用、采集、发布本站内容到任何网站、书籍等各类媒体平台。如若本站内容侵犯了原著者的合法权益,可联系我们进行处理。
垃圾分类资讯

如何用日常生活垃圾制作花肥

2022-1-7 13:45:19

垃圾分类资讯

自己家每天都必须要打扫吗为什么

2022-1-7 13:46:07

个人中心
购物车
优惠劵
今日签到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